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禩怎么读一代名妓陈圆圆最终魂归何处?终于真相大白-神秘野史搜罗 In 全部文章 @2014年11月29日

一代名妓陈圆圆最终魂归何处杀戮之主?终于真相大白-神秘野史搜罗
温馨提示: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欢迎投稿、爆料 请联系QQ:74010
商务赞助 请联系QQ:80002230 80004519

来源:水煮百年

陈圆圆的一缕芳魂卤鸡胗,究竟归于何处?历来存在着多种说法,有的说她葬在苏州;有的说她葬在山海关;还有的说得更玄乎,说她葬在日本。过去,昆明的莲花池有一尊坟墓,清朝末年立的,上书“陈圆圆疑塚”,可见,她葬于昆明何处,在清朝就持怀疑态度;还有的说陈圆圆葬于昙华寺。那么,陈圆圆究竟葬于何处弘皙?这是一桩至今悬而未决的公案。
偶翻网络,在主题词“岑巩县”里,有文章说陈圆圆葬于贵州岑巩县马家寨,那里有她的坟墓。这倒是新颖的说法,这篇文章说,由于发现了陈圆圆之墓,它足以撩开300年来陈圆圆葬于何处的神秘面纱。这篇文章有些语焉不详。这里仅就我知,姑妄言之,读者诸君,不妨姑妄听之水上魂斗罗。

岑巩县
岑巩县在贵州东部,属黔东南地区,它西距贵阳300公里,东距黔东南自治州首府凯里150公里。这样一个湘黔交界的偏僻县份,怎么会有陈圆圆之墓?而且网御星云,还有吴三桂后人也在那里繁衍生息,现在有1200人之多。看来,当年清军攻破昆明,欲将吴三桂一门斩尽杀绝,没有做到,还是有少数吴氏后人侥幸逃脱,一些主要的吴氏人物,还是趁乱保住性命,其中一部分,流落到了贵州岑巩县。
据这些吴氏后人口口相传,说当年清军破城之际,陈圆圆和他的儿子吴启华在部将马宝的护卫下,避开清军的严密搜捕,辗转来到古思州,也就是今天的岑巩县,看到这里有一个小河谷平原,与世隔绝,禩怎么读便于隐居,也就留下不走。
为了避人耳目,陈圆圆到邻县——玉屏县的天罡寺继续为尼,一如她在昆明的瓦仓庄三圣寺为尼一样,马宝则在岑巩县的鳌山寺为僧,吴启华则在这个小河谷平原建立马家寨。三人死后,吴氏后人悄悄把三人的遗骨运回马家寨分别埋葬,但未立碑。直到光绪年间,清朝已走向衰亡,无力他顾,吴氏后人才给三人的坟墓前立碑。但依然用的是隐语。

陈圆圆墓前的碑文是:“故先妣吴门聂氏之墓位席”。只看这句话,怎么也不会和陈圆圆联系起来。吴氏后人是这样解释的:“先妣”指的是陈圆圆为吴氏一世祖;“吴门”系陈圆圆夫家姓吴,她是嫁给吴三桂的,另一层意思,是陈圆圆为苏州人,苏州,又称吴门;“聂氏”隐喻更深,“聂”字底下的双耳,暗指陈圆圆姓陈的陈字的是双抱耳旁;“位席”是清朝王妃墓碑的专用语,表明陈圆圆的身份高贵可以入宗祠。雷晓晨这个墓表,用现代语讲,就是:“先祖母苏州陈圆圆王妃之墓”梁祝钢琴谱。
再说吴三桂之子吴启华墓和马宝的坟墓,不知是后人还是在他们死时为他们的坟墓分别撰写了对联,吴启华墓前的对联是:
“隐姓于斯,上承一代统序;藏身在此,下衍百年箕裘。”
马宝墓前是对联是:
“重垒土茔人祖即己祖;复修石台若翁如吾翁。”
从这两副对联隐约可以看出这些地下长眠的人身世确实不凡。那么,怎么确定他们就是吴三桂、陈圆圆的后裔呢?
由于历史原因,岑巩县马家寨的吴姓氏族从来不修家谱、族谱、村谱。只是从每一代人中挑选1、2人作为“秘传人”,把吴氏的重要人物和重大事件进行口口相传。至今,已传到第12代到第13代。
第12代吴氏“秘传人”是马家寨小学校长吴能江先生。“文革”中董小姐简谱,岑巩县的县委书记被押送至马家寨实行“群众专政”彭禹繁,住到马家寨小学。这位书记和吴能江谈得挺投机。
一次两人喝夜酒,酒酣耳热之际,各人直抒胸臆,吴能江说出了马家寨吴姓系陈圆圆、吴三桂的后人的秘密,令这位县委书记惊讶不已。县委书记复职后,指示县政协挖掘这个秘密,马家寨的吴姓渊源才昭示于天下。马家寨也成为岑巩县的一个旅游景点。

至今,马家寨的男女老幼都尊称吴三桂为“太公”杜雪吟,尊称陈圆圆为“太婆”。他们对报刊、杂志和学术界关于吴三桂、陈圆圆的评判感到无可奈何。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他们极力为吴三桂、陈圆圆辩护。导游带队到马家寨旅游,都要告诫游客,不要议论吴三桂和陈圆圆的历史,不然,会遭到马家寨的居民的怨恨,甚至会遭到肢体冲突。
近年,随着国家实事求是的作风逐渐恢复三板虎,思想禁锢也在减少林楚麒,吴氏12代秘传人吴能江等宣布:吴氏家族的秘史已公开,没有必要再设“秘传人”,后传的形式将采取家谱或其它文字形式。陈圆圆等的坟墓将重修。很不幸,这个消息一经传出,陈圆圆的坟墓就被盗。文物部门和马家寨共同将陈圆圆的残骸重新收拾好,并重修了她的墓,每年清明,马家寨的人都来祭祀。祭祀陈圆圆已成为马家寨一项重要的集体活动。见到陈圆圆遗骨的人说,陈圆圆腿骨修长,牙齿呈细米状,十足十美人坯子。
贵州岑巩县马家寨的吴氏后人以及陈圆圆之墓,究竟孰真孰假,尚无定论。还是早在1933年周钟岳《后圆圆曲 序》里的说法比较客观,就用它,作为本文的结束吧:
“盖易代之际,讳莫如深,传闻异词,日久难定璀璨王座。”

免责声明: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作处理。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阎良之窗,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孙夕尧,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浏览 : 128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