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禹洲尊海一位DNA鉴定师的真实经历,看完之后三观崩坏-王老 In 全部文章 @2016年05月29日

一位DNA鉴定师的真实经历,看完之后三观崩坏-王老

文/小鉴定师大宝
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工作已经将近十年,从行原因很简单,算是子承母业吧,2002年5月国家将DNA亲子鉴定等项目向第三方鉴定机构开放,第二年我母亲就被一家机构聘用了,是中国最早的一批DNA亲子鉴定师。
我2007年法医学专业毕业后,也到了母亲所在鉴定机构上班,这十年里,遇到无数匪夷所思的事情,从一开始的惊讶万分,到后来的习以为常,很多比电视剧里还精彩的情节在我眼前上演着。
一个数据:十年里,经我手的委托有万余件,每年“排除”结果一直都维持在26%~29%之间。这意味着,每四个来做亲子鉴定的,就有一个是“非亲生”的鉴定结果,可以不夸张的说,这十年里,有两千余个家庭因为我手中那小小的一纸鉴定书,濒临破裂。
每次聚会,都会有朋友问我,那些网上流传的一个女孩子带着两个男朋友来做亲子鉴定,最后发现都不是,居然还有第四者的狗血情节,到底是真是假?
我笑笑说确实有,看着他们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我想说的是:你们听闻的只是冰山一角,还有远比这更狗血无数倍的情节。
简单说一个我认为比较奇葩的吧,那是四年前的一个事情了,委托人是一个女孩子,因为给我印象很深刻,她的资料我现在还记得:年龄二十三岁,挺漂亮的,有点像赵薇,眼睛大、睫毛长、皮肤白,不过个子不高,一米六不到,看上去挺娇小可爱的。
女孩子性格挺大大咧咧地,直接问我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需要什么东西才能够做亲子鉴定,我便告诉她一些取得检材的简单方法。过了几天,她就带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和两份检材过来了,小孩子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和她很像,给他一个小球就玩得很开心,非常乖。
(为了让大家理解方便,这里科普一下检材。检材就是鉴定的材料,有很多种禹洲尊海,常见的有血痕、带毛囊的毛发、口腔粘膜拭子等,其他特殊检材也有很多就不一一例举,为了叙事方便,以下涉及到的所有鉴定材料除了特殊情况之外,全部用检材统称。)
几天后结果出来,狗血的是女孩子带来的两份检材都不是小孩父亲的,说实话那时候我和女孩子都有点傻眼,但是又不好多问,毕竟这是她的隐私。
过了大概两周吧,这女孩子又来了,这次只带了一份检材琥珀屋。经过鉴定比对,正是孩子的亲生父亲。结果一出来,这女孩子不相信,再三确认后,当场就哭了,我和安慰其他委托人一样去安慰她,结果她一个问题让我目瞪口呆:医生,表哥算我的近亲吗?生的小孩以后真的会有缺陷吗?
一个DNA亲子鉴定师很多时候也扮演了一个心理辅导师的角色,我惊讶之余也费了蛮多心思安慰她,并建议她带小孩去大医院检查一下,预防万一,女孩子哭哭啼啼走了。
可惜我写的不是小说,不能发挥想象胡编乱造,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乡野小村医,不知道结果如何。
总之,这种奇葩的情节我十年从业生涯里还遇到过很多,有的远远比上述小事件复杂狗血无数倍,大家就当茶余饭后听听故事就行了。
一、奇葩男的故事
在我们的工作中,会遇到一些过程极短的小事件,但是结果却是颇为狗血,比如我见过的一对奇葩男女。
先讲讲关于奇葩男的。
奇葩男可以说是我见过的最龌龊的一个人,没有之一。这个人的行为也导致了我所在鉴定中心的制度大改革,可以说我们的工作环境完全被这渣男改变了。当然这个改变不能说不好,但是因为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件事,让我觉得哭笑不得。
在奇葩男来鉴定之前,我们工作环境相对比较宽松,每个人各司其职,正常上班,来客户就前台接待并走流程。
奇葩男是我同事给他做的鉴定,具体流程我没参与,只知道鉴定结果出来后,我同事还过来和我打了招呼,说按道理自己的小孩鉴定出来不是自己的应该很生气,但是这A男却几乎笑出声来,让他觉得很奇怪,我们当时也觉得有问题,但是却想不出问题处在哪里,因为从事这行遇到的怪人不少,后来事情一忙,也就忘记去深究了。
但是十几天之后,祸事来了。
一个挺年青漂亮的女人跑到我们中心,大哭大闹,说我们是犯罪分子的帮凶。我们中心主任出面才安抚下来,说出了一个让我们瞠目结舌的事实:原来之前来鉴定的奇葩男,根本就不是他当时带来鉴定样本小孩的父亲,而只是漂亮女的一个同事。这奇葩男看上了漂亮女,天天骚扰她。后来可能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漂亮女婚内出轨,小孩的真正父亲不是她现任丈夫而是另外有人,所以谋划了许久,特意偷偷取了小孩的样本和漂亮女丈夫的样本,谎称是自己的,过来做亲子鉴定,确定结果排除,证实了漂亮女出轨。
然后奇葩男用这个要挟漂亮女,和其发生不正当的关系。漂亮女怕破坏现在的家庭,只能答应,但是这奇葩男贪得无厌,不但要人还要钱,漂亮女被逼无奈,从奇葩男那里知道是在我们这里做的鉴定,就过来闹事。
虽然个人隐私鉴定只需要对鉴定结果的准确性负责原梓霏,无需对检材的出处负责,但这件事情我们当时没有详细询问男子的身份,相对来说也有工作上的疏忽。
漂亮女在我们中心闹了几天,导致无法正常运作,最后只能由我们安排人出面,警告奇葩男,如果他再纠缠就报警,最后适当地给予漂亮女赔偿,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也因为这件事,我们中心每个人都受到了处分,后来中心规定鉴定的流程就复杂了许多,我们上班的环境也相对严谨起来。
其他关于中心的事我就不再多说文熔光,漂亮女虽然婚内出轨不是很道德,但是挺会为人,或许也是怕我们把消息透露,事后又多次来我们中心找我们主任谈心,慢慢地事情也就过去了,奇葩男也没再纠缠过漂亮女,最可怜的是漂亮女丈夫,或许现在还蒙在鼓里,不过这种事情太多,我们唯一能做的也只有保持沉默。
二、奇葩女的故事
我对这个奇葩女印象很深,为什么呢,因为奇葩女是我的客户中间性格和外表相差巨大的一个,很符合大众审美的一张脸,坐在那里很端庄、很高贵,但是一开口就是国骂,说几句话吐沫星子能溅到你脑门上的那种人。
奇葩女进了我的办公室,就直接从手包里掏出一叠人民币砸在我办公桌上,嚷嚷说,只要今天把鉴定结果做出来,这钱就都归我。我根本来不急搭话,她就是一串国骂,诅咒她的丈夫和某个女人。
我费了好大的劲头才把她安抚下来,从她的骂骂咧咧中得知她想鉴定一个小孩和他丈夫有没有亲子关系蔡加敏,但是她手上只有丈夫的检材,我只能告诉她我们中心的规定和鉴定的流程,如果想要鉴定结果的话,必须先把小孩的检材也准备好,改天来鉴定都可以。
奇葩女马上当场发飙,不愿意等,打电话给她弟,要她弟把她嘴里所谓的贱人和小孩都抓过来。
结果半个多小时过去,她弟还没过来,她老公却过来了,这个人一到场,我们中心的人就觉得很惊讶,因为这个男人一个月前带着一个小孩在我们中心做过鉴定,结果是排除,也就是当时那个小孩和这个男人不是父子关系。
奇葩女老公一到,就扇了奇葩女一个嘴巴,说闹够了没,闹够了就去民政局离婚。奇葩女立马发飙毒骂他老公,说他不但偷人生娃还要离婚,要和老公拼命。
他老公一句话就让她傻了眼,那句话我现在还记忆犹新:
“X女人,我上个月就带儿子来鉴定过,根本不是我的种,你XX还好意思骂我,没让你净身出户就算老子积阴德了。”
奇葩女呆立片刻后,还不依不饶说她老公忽悠他,依旧准备大闹中心,我们怕事情闹大,只能安排人出面作证确有此事,心里有鬼的奇葩女才灰溜溜地随着老公走了。
到现在结果如何不知道,估计离婚没跑了。
以上很多奇葩事情中的一两件,这些事情比较简短,因为客户资料保密和我们只是单纯的鉴定机构的原因,基本都没有后续。
而有些客户遇到问题,会把我们这种为她们做过鉴定的当做唯一知情人,在交谈中会吐露出一些之前的故事,有很多听完后我会觉得人生太过精彩,各有各的难处,凡事也不是非得要论个对错,有时候在别人看来是很不道德的事,但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就真的是有很大的苦衷。
以上关于奇葩男女的两个小事件结束、开胃菜上齐,接下来正席开始,从下一节起将给大家讲一些真正曲折离奇的事件。

三、小山村里飞出的金凤凰
之前的几个奇葩事件都很简短,因为事情就发生在那么一小段时间之内,而且再奇葩的情况我们也见识过,不会无聊到去打听客户之后的故事,所以基本就那么过去了。
但是在工作的过程中,不免会有一些客户把我们当做唯一知情人,把内心的想法合盘道出,为了征求我们的意见,同样也是让自己有一个倾诉的对象。
偶尔有些客户会在鉴定之后一而再再而三地到我们中心来和我们聊天,寻找安慰,只要工作不忙,我们也必须像一个心理辅导者一样去和他(她)们谈心,所以有很多时候,我们也会被这些客户的经历打动。
其实除了极个别的确实是本性恶劣之外,绝大部分的都是有苦衷的,而且有些过程曲折得你没办法想象。
下面讲一个过程较为曲折的事件。
事情的主角是我的同事涛哥和凤凰女。
涛哥比我晚进中心一年,但年纪比我稍大,高且帅,和我一样喜欢打篮球,技术比我强得多,而且性格很好,很乐于帮助别人,号称我们中心的男神,当然只有我知道他的正经是装出来的,骨子里是个闷骚男,结婚后便得了婚后猥琐症,本性完全暴露出来,成为一个逗逼,不过那是后话了,至少刚进中心的那几年,涛哥是典型的男神。
我和涛哥的办公室相邻,而且没事下班就一起去打球,所以感情很好,遇到什么事情就喜欢凑一起打商量。牛牧童他经历的狗血事件不比我少,比如公公儿媳之类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就接待过,只是个别我没参与全程的,不好细说。
记得凤凰女是事件发生那年的国庆之后来中心委托我们做鉴定的,涛哥全程接待,做的加急鉴定,具体流程我没参与。
只记得第二天来拿结果的时候涛哥办公室里只听到凤凰女断断续续的哭声,哭了足有个把小时,这种情况很多,我见怪不怪,也没往心里去,结果晚上打完篮球吃路边摊的时候,涛哥把她的经历当故事一样说给我听,事情的曲折程度让我这个自诩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之人也不由得吃惊不已。
凤凰女后来又多次来我们中心找涛哥寻求心理辅导,熟了之后也会和我打个招呼,所以到现在我对她印象还是很深刻。
凤凰女个子不高,也就一米六左右,皮肤略黑,但是身材很好,长得很漂亮,话说来做亲子鉴定的长得漂亮的确实比长相一般的多。
凤凰女老家农村的,很穷很穷的那种,据她说以前没修路的时候,从家里走出来走到镇子里要走四个多小时,从镇子里坐三轮到县城里又要两个多小时,凤凰女属于典型的穷山沟里飞出的金凤凰。
和别人不一样的是,她靠的不是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找到好工作之类,而是单纯地凭自己的性格和长相嫁了个好老公。或许有人会觉得这样很可气,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向往美好生活的权力,利用自身的优点去获得这样的机会无可厚非,只要你本性纯良就可以。
凤凰女的老公是一个小木材商,专门到大山里面收优质木材提供给一些工厂制作木制品,因为当时国家搞农村开发,大力修路(相信有朋友还记得要想富先修路的口号),所以从县城修了一条路直接通到了凤凰女老家附近不远,凤凰女老家的山上有年份很久的优质树木,被凤凰女丈夫看中了,就掏钱买了下来,准备运回去卖给其他加工厂。
因为木材砍伐下来要人看守,所以凤凰女丈夫就请凤凰女的父亲和四个弟弟帮忙看木头,请凤凰女和她的母亲做饭,这样一来二去两人就认识了。
凤凰女性格很好,又勤快又贤惠又漂亮,但是家里很穷,没有文化潘金莲复仇记,不过这在凤凰女丈夫眼里都不是个事,要钱他有,要文化他也有,唯一缺的就是一个漂亮贤惠的老婆,所以后来很自然地就把凤凰女带出了大山。
据凤凰女说,她丈夫性格很好,素质很高,结婚后对凤凰女和家人也非常好,总之就是那种除了年纪略大样貌略普通其他都很完美的丈夫。而且凤凰女是很本分的人,和丈夫也很相爱,两个人结婚几年了感情还非常好,有两个活泼聪明的儿子,总而言之就是完美家庭的典范。
按理说这样的家庭应该不会出现不和谐的事情,但现实就这样发生了,而且狗血得让我们无法相信。
凤凰女有两个孩子,都是儿子,那天凤凰女带来检测的是小儿子,检测的结果是排除,也就是说,这个小孩不是丈夫的儿子。
检测结果一出来,凤凰女就嚎啕大哭,边哭边问涛哥怎么办,安抚这些客户也是我们的职责,但我们中心有规定不允许主动询问客户隐私,所以涛哥就只能想办法尽量说点轻松的话题去安抚凤凰女,结果凤凰女自己竹篮倒豆子,把所有事情都向涛哥和盘推出。
原来凤凰女小儿子才两岁多,但是和丈夫一点也不像,略微有点像自己,凤凰女就怀疑小儿子到底是不是丈夫的孩子,趁着丈夫出差,就带着小儿子来鉴定,这一鉴定就出问题了。
或许有朋友会问,为什么凤凰女和她丈夫感情这么好她还出轨?这就是此事的狗血之处了,只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狠之处恶魔之击。
凤凰女虽然搬出了大山,但是她的家人还是在大山里,因为家里穷,四个弟弟又没有文化,出来做了一段时间的事情遇到种种问题,只有一个稍微机灵点的勉强留在了城里,其他三个又回了老家,所以回老家的三个弟弟婚姻成了很大的问题。
凤凰女丈夫是个好人,给了钱给凤凰女家建了一栋大房子,而且每年会负担一些生活费给凤凰女父母,但是毕竟他也不是大款,钱养家足够果酱盘饰,却无力去帮自己在大山里的三个小舅子。
在那种老山沟里,大部分家里的女孩都出去了,想要在当地找一个媳妇非常难,何况是同时找三个,而且越是贫穷的地方彩礼越高,所以当时凤凰女父母勉强帮老大解决了终身大事,再想帮老二找一个就千难万难了。

于是,凤凰女的父母想出一个极端的办法:换婚。
何谓换婚?就是两户人家,每户一男一女,这户人家男孩子和另一户人家女孩结婚,反之亦然。开一句含泪的玩笑话:这样又方便,又省钱,颇为符合等价交换原则。
这就是闭塞农村血淋淋的事实!不是亲身了解真不敢相信有这样恶俗的情况。
凤凰女这次的情况更加匪夷所思,因为凤凰女已经结了婚,不可能让凤凰女和那方男的一起生活招行一事通。所以凤凰女的父母和对方商量的结果就是,因为凤凰女丈夫比较忙,经常出差,凤凰女每年都会带着儿子独自回一趟家,而且呆的时间比较久,他们就趁那段时间换婚,也不领结婚证也不办酒,只要凤凰女和那男的发生关系,如果发现怀了小孩就假装在家休息,生了小孩再回去和凤凰女现在丈夫过日子。
按照凤凰女家人的想法,这样既不影响凤凰女家庭,又解决了凤凰女二弟的婚姻,还让对方男的抱个小孩,一举三得,多好!
其实我们仔细想想,这个方法简直脑残,首先凤凰女不可能一发生关系就检验出怀孕,其次就算马上知道怀孕,躲在家里只要超过两三个月不回去,凤凰女丈夫肯定会找上门,这样就会肯定会穿帮。
这样突破道德底线、破绽百出的馊主意,居然被两家人堂而皇之地摆在桌面上讨论!而且还准备实施!但凡有良知的人都不会同意,但是没想到的是凤凰女居然同意了!同意的原因就是凤凰女父母一哭二闹三上吊,说如果凤凰女不同意他们就去死。
有时候人呢,一旦抱着一点侥幸心理,就是这么愚昧,所以现在即使在我眼前发生再极端的事情,我也觉得正常。
后来发生的事情应该说不出大部分人所料,凤凰女在老家假结婚,和那男人发生了关系,家人想多留她住一段时间,但是凤凰女丈夫要凤凰女回家,小孩也闹,所以凤凰女只能回家,结果回去之后怀孕了,凤凰女当时心里有点忐忑,但是抱着侥幸心理,认为应该是丈夫的,而且凤凰女丈夫也很想要第二个孩子,所以就将二儿子生了下来。
二儿子生下来后,只和自己有点像,却一点也不像自己的丈夫,所以凤凰女才怀疑起是不是之前换婚时候那男人的孩子,这次一鉴定,既然和自己丈夫没有血缘关系,那么就肯定是那个男人的小孩了。
现在的状况是完全骑虎难下,如果自己丈夫知道这小孩不是他的,估计天都会塌下来,离婚几乎是肯定的,但凤凰女既舍不得现在富足的生活,也舍不得让小孩去老山沟里受苦,所以只能将事情隐瞒下来。既不能将小孩的真实情况告诉家人,更不能让丈夫知道,心理压力越来越大。
因为凤凰女这事不敢让其他人知道,但是自己一个人又憋着难受,所以有时候丈夫出差大儿子上学,自己内心苦闷的时候,都会带着小儿子来中心找涛哥聊天,所以我见过很多次,说实在的真的是很老实很本分的一个人,不是很会说话,正因为如此给人感觉很朴实,而且长得确实很漂亮。
接触多了熟悉了,有时候涛哥比较忙我空闲的时候,也会来我办公室坐坐,小心翼翼的坐着、小心翼翼地说说心里的郁闷、小心翼翼地问我某些事情怎么办、小心翼翼地倒水给儿子喝、儿子喝水溅到身上了会全神贯注地帮儿子擦去那一点点水花。
我们对这个女人充满同情,但是又对她的软弱很失望,因为不懂得拒绝自己父母兄弟极其无理地要求,导致自己面临家庭破裂的边缘,这个代价太大了。
每次凤凰女念叨得最多的就是我丈夫要是知道了怎么办,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安慰她。但是这种情况又能维持多久呢。
炸弹一旦埋下,总有爆炸的隐患,我们只能祝福她了诗芙雅。
就我这么多年从业的经历来看,有很多时候悲剧的造成,都是因为委托人自己不懂得拒绝所致,做人是要做好人,但是不能做滥好人,遇到不合理的要求一定要懂得拒绝,尤其是女孩子。不能因为自己的感觉去判断一件事或者一个人,当某一个人求你的时候,即使这个要求不怎么合理,感性的你也心软答应他,殊不知这样不但不是帮助别人,更会伤害你身边最亲近最爱你的人,所以,让我们都学会去拒绝一些不合理的要求吧。
四、苦命的儿媳
本文中所有的奇葩事件,在实际生活中只是极少数,绝大部分人一辈子都难得遇到一件。毕竟我们这种机构本就是奇葩狗血事件的集中地,所以遇到这些事情很正常,而日常生活中想要遇到这些情况,几乎不可能,绝大部分人的生活,还是平淡又温馨的。
回到正题上来,既然提到了我们中心的男神涛哥,所以下文就来讲一讲涛哥遇到的狗血事件。
上个事件里我提到过涛哥经历过公公儿媳之类乱七八糟的事件,虽然我没有亲历,但是就我和涛哥的关系,他什么都会和我坦白交待的,所以今天就来聊聊这事吧。
事情的主角是一个已婚妇女的,用现在流行的说法,被公公婆婆欺压的媳妇都叫包子,那么我们就叫她小包子(区别后面要讲到的一个大包子)。
小包子女和前面扒的几个事件女主角比起来,长相平凡很多李若鹏,虽然我没见过,但是据涛哥描述,也就是一路人水平,就是个子高点,挺丰满的。
小包子是她老公和小孩一起来做鉴定的,当然结果是排除,不然也不会有那么精彩的内幕。
小包子家里农村的,丈夫打电话和我们约了时间,连夜坐了一晚上的火车过来,我们中心刚开门就进来了,做的加急,也就是早上鉴定下班前能取的那种,他们一家子就在那里坐了一天,午饭都没吃,小包子偶尔会陪小孩闹闹,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寡言,我的职业第六感就告诉我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
记得结果刚一出来,小包子当场就被丈夫打翻在地,那打得叫一个惨,丈夫个子比较高,沉默寡言地,但是一出手那个狠劲简直骇人,拳脚相加打得小包子连哭的力气都没有,瘫倒在地一动不动,嘴角都渗出血丝。
包子小孩也就三四岁的样子,当时我们前台小姑娘正逗着他玩呢,当时就被吓得嚎啕大哭。
我们当时都吓坏了,毕竟当场打人的我们见得太多,但是打这么狠的太少,我们生怕小包子出事,就一边喊保安一边准备报警,包子丈夫看我们掏出手机,就大吼谁敢报警我打死谁!
那王八之气当时就吓得我们都不敢动,还好保安跑进来勉强控制住了情况,这时候小包子女也回过神来,说不要报警,自己没事,休息下就好了。
这时我们中心的主任出面了。
主任好言劝告了双方,怕双方在气头上闹出什么大事,又使了个小计策说按规定小孩的母亲要留下来做份记录,可能需要比较长时间,就让丈夫先回去,等记录做完了小包子第二天再回去。
丈夫也没办法只能先回去,临走朝小包子吼了一声回头收拾你,至于儿子看也不看就走了。
丈夫一走付文韬,小包子就只是哭,啥也不说,孩子看到妈妈哭也哭个不停,怎么劝也没用,还好那天做鉴定的人少,而且也快下班了,所以主任就要我们提前下班,她留下来照顾这对母子。
涛哥因为是接待这家子的,又考虑到主任年纪大了怕万一要熬夜吃不消,所以也主动要求留下来,于是我们也就都散去了。
当天晚上,小包子可能是后悔,也可能是惧怕,更有可能是已经没有人能依靠了,只能把我们主任当做倾诉者,把自己经历的一切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主任,涛哥当时在场,也听了个真切。
结果事情的真相简直匪夷所思,用涛哥的话来说就是他这样久经沙场的老将都差点晕眩过去。
原来,小包子和丈夫属于相亲结婚,在她们老家,更看重的是彩礼,是男方背景,而不是什么感情,小包子丈夫家有点钱,而且是独子,在当地算是很好的人家,所以小包子只是和丈夫见过两面就定亲,几个月后就结婚了。
结果婚后,小包子发现丈夫居然不能人道,而且是先天性的那种,治不好的,小包子感觉天塌了,就要离婚叶霞翟,丈夫当然不同意,一直拖着,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就只能暂时咬牙过着。结果让小包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某一天女校先生,小包子的公公趁儿子不在家,强行和儿媳小包子发生了关系!而发生关系的时候,小包子的婆婆居然就在隔壁!
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发生在谁头上都无法忍受,丈夫一回来,小包子就闹,说呆不下去一定要走,没想到丈夫居然也若无其事,说要她老老实实继续过日子,不要妄想离婚了。这时候小包子才明白,原来丈夫家人早就商量好了,为了让家里延续香火,他们想出了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办法!
小包子毕竟是个弱女子,双拳抵不过四手,而且家丑不可外扬,只能咬牙忍受,就这样时间一天一天过去。
当然了,如果不发生下面的事情,还不会闹到要做亲子鉴定。
因为小包子整天郁郁寡欢,被村里的一个男子盯上了,就叫他心机男吧。
心机男在外地打工,偶尔回来,单身一个,年纪比小包子女小点,鬼心思比较多,看上小包子了,正好小包子也心情郁闷,就和心机男言语搭上了。心机男在外面做事,心思活络,会说话会来事,接触多了,两人就有了感情,小包子就一五一十把实情告诉了心机男,心机男当时就赌咒发誓要找机会把小包子救出火坑,到外地过真正的幸福生活。
小包子已经无法忍受家里的生活,把心机男当成了救命稻草,就在心机男花言巧语下发生了数次关系。
后来心机男又出去做事,说要先安排好,小包子就留在家里,结果心机男走后不久小包子就怀孕了,公婆家以为是自己家里的种,对小包子那是好比登天,照顾得无微不至,而小包子也搞不清到底是谁的孩子,又不能和任何人说,只能生下来,等以后再说,结果就这样一拖就拖了两三年。
等到小孩长大了,越来越像心机男,小包子就知道很有可能不是公公的种,就告诉了心机男,心机男平日电话里也是关心不已,说等自己安排好了一定把她们母子接过去,但又没说具体时间,一直拖着。
这种事情败露是迟早的事情,一天丈夫手机没电,拿小包子手机打电话,而小包子来不及删信息,就东窗事发了。
家里顿时就闹翻了天,小包子被打得没办法只能抵赖说和心机男没有发生关系,丈夫平日里看到小孩不像自己父亲就有怀疑,发现这事就知道八九不离十,为了确认就还是带着小包子和孩子来鉴定中心做鉴定。
于是,就发生了上述的一幕。
后来小包子连夜离开了我们中心,留给丈夫一封信,带着孩子去找心机男了。我们第二天做好了小包子丈夫会来闹事的打算,打110请求帮助,110就安排了民警守在我们那里。
结果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小包子丈夫没有闹事,甚至没有说什么,看完了小包子留的信头也不回就走了,也许是知道这样的女人留不住吧。
这件事情也过去好几年了,但是偶尔我和涛哥吃宵夜的时候还会回忆起来,也会猜测小包子去找心机男结果会怎么样,然后一通胡侃、啧啧赞叹一番,因为涛哥还留了小包子的号码,所以甚至还有打电话过去询问的念头,但是出于职业操守自然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要怪我们八卦,毕竟我们也是普通人不是。
所以耳闻目睹了这些事情,真的任何事在发生在我眼前也不觉得奇怪了,开玩笑地说,我从业十年最大的收获,就是变得如铁人一般,泰山崩于前而面不变色。
浏览 : 10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