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秘密孙艺珍一个期货界老黄牛的故事(看完已泪目!)-投资与禅修 In 全部文章 @2015年12月28日

一个期货界老黄牛的故事(看完已泪目!)-投资与禅修


点击上方关注
投资与禅修
投资与禅修
ID:jrtzycx
小编微信:13705883619
投资如禅修,坚守内心的坚定
认识文波是在我人生的低潮期。2003年,我在一家技术公司的新项目被老板砍掉,怨天尤人地撤出来,又在前同事的邀请下加入筹备上期技术混日子(上期技术即上海期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上海期货交易所全资子公司,2004年4月21日正式成立)。我每天上午10点上班,下午4点就不见人了,连会也不参加。当时上期所(上海期货交易所)成立了上期技术,专门来做新一代交易系统。新一代交易系统需要一个临时的清算系统对接,这个活就派给了我。上期技术初创没多少人,大部分主力都在做交易系统,清算就剩下两三个兵。我算一个所谓的资深工程师,便以清算总工头的名义,带了一群外包开始干活。外包公司缺人,缺时间,但看到上期所的名头,就拼命投人,想以后在期货行业大展宏图。项目后期,文波就被外包公司招进来了。作为一个甲方,而且是威风最足的甲方经理,我当然不用理睬文波这样的小外包工,所以到项目结束我跟他也没见过几面,基本没什么印象。只听说外包公司找了个老黄牛过来,什么事情都愿意做,而且大多数编程语言都能搞定。不曾想几年后,文波成了我的下属,而费尽心力把他招致麾下,成了我后悔一生的决定。

老黄牛来了2006年,上期技术新一代交易所系统获得巨大成功。我也论功行赏搞了个测试部经理当,但依旧保持上午10点上班,4点下班的节奏。就这样平淡地又过了将近一年。上期技术一直有一个梦想:让全行业有靠谱的柜台交易系统用。新一代交易所系统成功后,上期技术感觉自己无所不能,第二年就开始做期货行业的柜台交易系统南和信息港。然而从交易所系统到会员柜台交易系统,简直是两码事。上期技术开始在这个项目栽跟头。2008年年中,拉我入伙的前同事找到我说:“老吴,你今天下午就去接手CTP(新开发的柜台交易系统),又宕机了!”接手CTP是一切痛苦和快乐的源头。跟所有的创业烂摊子一样,老团队矛盾重重,清算团队就一个老工程师带几个外包。外包的素质也相当差,都是做网页的那种。显然,清算没人做,但接手时我根本没空折腾这块。2009年底,大红姐(当时的产品经理)得知文波要从以前的公司辞职,力劝我把他招进来。我当时对这事很冷淡,扫了一眼文波的简历,毕业的大学实在不咋地,黑龙江一个小学院,顿时就兴趣不大。但接手CTP一年多,清算的活还是没人干,只好抓进来。上期所交易系统清算工作结束后,文波觉得他所在的外包公司没前途,去了一个第三方支付公司。他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支付公司的CTO(首席技术官)是我以前的小弟,还托我打招呼。不过最后他在支付公司也混不开。大红姐找文波时,文波的几个前同事正极力拉他入伙鬼洞族。他们从之前的外包公司出来另起炉灶,还是做上期所和中金所的生意。大家都看上文波的老黄牛精神。大红姐还很花了点功夫才把文波说动。走流程时我给文波的工资评估是9000多,年终奖4个月的工资,但人事不认,觉得文波总共没工作几年,还老跳槽。当时我一个月15000块,年终奖6个月工资,研究生新毕业我们就给4000块,所以9000多的确是一个非常高的工资。我不买人事的账,直接找领导批条子,把文波招了进来。文弱的临时负责人因为入职这番周折,第一次以同事的身份见我时,文波对我千恩万谢。我也总算对文波有了印象。狭瘦长脸,眯缝眼,薄嘴唇,八字眉,麻杆一样的人物。何止其貌不扬,分明就是长太丑。我有两个毛病,一是相貌协会,再就是文凭协会——虽然我自己也其貌不扬,烂学校出身。很显然,文波没有符合最基本条件。那时候CTP的交易稳定了,但清算还是一团乱麻,客户也不想用。2008年底,中期国际(当时国内最大的期货公司)的一个技术人员向我透露,做好CRM(客户资源管理,其他客户都是自己找别的服务商单独购买),中期国际就愿意用我们的系统。上期技术领导给了我一个任务:第一年做到全行业交易量的5%——中期国际当时的交易量号称5%以上。人都希望一蹴而就,解决所有问题。我就这么被诱惑去做了所谓的CRM。文波正好来了醒狮勋刀,清算自然得他做,那么,再抽空去折腾一下CRM。大概过了两周,大红姐和文波来反映,中期国际还没搞清楚自己要干嘛。文波说:“老吴,这么搞估计我们都搭进去也不够。”我哪里有心情关心这个啊,“哦哦”两声就算过去了。又过了一个月,文波满脸愧疚来见我,他还是没有搞明白中期国际要什么。CTP到2009年中生意开始好了,忙得不得了。我看中期国际就是在忽悠我,就跟文波说:“我们不玩了,你专心做清算吧。”那时之前负责清算的“老”工程师已经基本不管这摊子事了,其他人又不愿意干。文波就临时开始负责清算。强调“临时”,是因为我一直也没有想好是否真的让他负责下去。文波太文弱了,没有我想要的项目负责人的样子。回头看,CTP其它的事情我都会管,清算交给文波后,我就基本没管过。

电视遥控器清算是一个晚上的工作——白天做完交易,晚上清算才开始。一堆繁琐的流程和报表,一个永远不会出彩的工作。CTP的清算基本上是一个残废清算,很多概念都从交易所系统搬过来。上期所之前的概念里面,大部分都要求是机器自动生成,自动做,但期货公司被监管压得死死的,机器自动经常做错。我的脾气一贯不喜欢别人告诉我要做什么,所以到2009年,都不准期货公司提需求。交易这么干估计还行,反正期货公司不用,但清算完全就是给期货公司用的。不让用户提需求,文波一下子就夹在中间了——最终还得做到期货公司满意。文波的清算团队开始没日没夜地加班。我记得那时候CTP的清算界面,功能经常分布在好多菜单里面,要一个个找才行。我跟文波说,你好歹做个优化。大概做了一半,文波跟我说:“老吴你去瞧瞧。”我说:“你那个破烂做那么差,我懒得看。”大概2011年,优化版本上线。我看完勃然大怒,抓起电话,把文波和测试部的人全部骂一顿,还赶到张江(会员机器全部托管在张江,上期技术的开发人员也都搬到了张江),专门开会把大家重新骂了一顿。文波他们的确把流程做在一起了,但都在一个界面上。结果这个界面有一百多个按钮,跟电视遥控器一样。“这是谁的主意?”我问文波。“是我的主意,跟其他人没关系。”文波说。“必须处罚,太差了!”我非常生气。我当时以为是群哥(文波手下的一个工程师)干的,但文波反复说,跟其他人没关系,就是他的主意。那年他的年终奖只得了一个平均奖(4个月工资,特别奖是平均奖的1.2倍)。等文波去世后我再去问群哥“电视遥控器”的事情。群哥承认是自己的主意,他说:“做成那个样子不是很好了么?”日期表达式期货合约跟股票不一样。股票上市后少有变化,期货合约一般生命周期都是一年,每个月都有新的合约上市,旧的合约到期退市。以前期货行业靠人工维护这些合约,辛苦不说,还经常出错。CTP从上期所新一代交易系统继承了一个功能,就是设置一次以后,系统可以自动生成合约。期货公司开始完全不能接受,觉得不靠谱。这个功能的确有点问题,它的设置按照公历计时,但我们部分假期不按照公历,每次碰到清明、端午、春节等假期就要调整。这时期货公司就要求CTP来帮忙改。从接手CTP,我就要去掉这个功能。文波不愿意,他说那个功能还是给了期货公司很多方便。我就强硬要求不准提供任何脚本,期货公司自负责任。我以为期货公司都没法混了,结果他们还是活得好好的。后来才知道是文波自己偷偷去给期货公司服务。CTP市场铺得很快,文波的工作也不断增加。到2012年,我忍无可忍,一定要去掉这个功能。文波说:“我已经改得差不多了。其实平时设置不麻烦,万一碰到节假日,也很容易改。”我就当他的面,给期货公司电话,期货公司还是坚持要CTP派人维护(出了问题证监会怪罪下来,责任就在我们)。文波叹气说:“好吧,我去掉。”2013年7月份我离开期货行业之前,功德圆满地去掉了这个功能。我很得意地去问文波:“现在是不是加班少点了?”他犹疑了一下,马上很开心说:“是的。”2014年我再碰到期货公司的人,他们说:“老吴啊,你去掉这个合约自动上市下市功能,现在我们工作量增加了好多倍,还经常出错。”我反问一句:“当时有的时候,全市场就文波一个人维护,你们考虑过他的工作量吗?”郑商所套利组合郑商所(郑州商品交易所)套利组合,平仓规则超级复杂。郑商所也知道这个问题,所以清算的时候会给文件,标明持仓明细。CTP是一群“不怕死”的工程师做的。我从接手起,他们就灌输给我,郑商所平仓,我们能推导出来,不用看郑商所文件,结果经常对不上。期货公司清算做不了,就经常抓工程师去加班。我根深蒂固地认为,CTP是一个产品,不能天天直接被客户折腾,不准期货公司直接找工程师。过了一段时间我问文波:“期货公司还直接找你们加班不?”文波憨笑:“少多了无赖布鲁斯。”到文波重病的时候,我电话期货公司,求他们帮忙找医生,每家都说一定尽全力帮忙。他们晚上有事找人,其实就是文波出来帮忙。不管多晚,文波都会到现场帮忙解决。我一直不知道,因为文波第二天会正常上班。郑商所套利组合的事情,我跟文波说了多次。文波也一直没有改,后来他跟我说:“都能对上了房鹿,不会出事了。”2012年底,我专门找文波,要他必须改成导文件的形式。文波争了几句,过了一段时间,改好了。我很得意地问文波,是不是不用加班了。文波傻笑:“说最近好多了。”最后一天上班技术工作很辛苦。接手CTP,2008年8月开始,到年底我几乎每天都加班到凌晨一两点。文波做清算,开始上班后就没怎么回家吃过饭,每天就吃食堂,或者盒饭。那时候每年有一个奇怪的预算:加班预算,统计加班餐费补贴。我们每年吃食堂和盒饭省下来的加班餐费,就攒到年底到周边玩儿一趟。2012年底,我们集体到外面泡温泉。衣服一脱,大家吃惊地发现,文波瘦得出奇。我一直以为他身体很好,能加班,能喝酒,跟牛一样的人。CTP市场份额不断扩大,期货公司纷纷切换过来。每家切换都需要同步数据,切换系统,每切换一家,少则一个月,多则三个月。要不断对比新老系统数据,都必须要在期货公司清算完毕,每天大概下午6点以后才能工作,切换最后几天经常通宵。别的清算工程师轮换着加班,文波总是每次都从头到尾,一直盯着女装骑士。他说:“别人信任我们,切换到我们这里来,我们就得做好了,不能出事。”2013年初,有一天文波跟我说,他晚上老是低烧、盗汗,想请假去看看神圣铸剑师。结果一天之后他又跑到单位来了,他那段时间正负责一家大型期货公司的切换。我也被工作上的事情折腾够呛,没太在意。到了5、6月,文波找到我,说受不了了,需要请两周去专门检查。结果在公司还是经常看能到他。有一天那家正切换的期货公司副总问我:“你同事脸色好像很不好,要不要我找专家看看?”我把文波拉过来,那个副总直接电话他的朋友,中间让文波接了几次电话。电话打完,那个副总说:“你还是要让他赶紧去医院检查。”我说“好”,直接把文波赶走了。第二天下午,文波脸色苍白,又过来了。那个副总正好跟我谈事情,我们问文波你为什么过来,文波说:“切换最后几天,关键时候,不放心。”我当时就着急了,一定要他回去休息,他支支吾吾地说:“做完就走。”那个副总突然把我拉到旁边:“老吴,昨天我朋友说,你这个同事活不了多久了,随时会去世,赶紧上医院吧。”我看着这个副总,不知如何回答。最后文波还是坚持做完才回家。那是他最后一次上班。

文波倒床文波卧床后,我去他家看他。他2012年跟相恋多年的女友结婚,才在外环外面,垃圾焚烧站旁边按揭了一套二手房。房子120万,首付基本上是跟他姐姐借的。文波2009年曾经在沈阳买了房,我记得请假去过户时他说:“上海房子买不起,只能去沈阳买一套,好歹是个有房族。”后来我知道,那是买给他父母的。上海的夏天温度不低。我拎着西瓜走进文波的家unjash,家里几乎看不到一件像样的家具。客厅没有电视机,一套旧的布艺沙发,电视机柜上零乱地扔着机顶盒和数据线。一张破餐桌边上,是几把矮凳森宽和,文波说那是前房东留下的。房间里很热,他们没钱买新的空调,也没有修房东留下的烂空调。朝北房间大概七八平米,朝南卧室有十二三平米的样子。床上没有床单、被子或毯子,只有一个未拆封的席梦思。文波的太太解释说,床上用品都被文波汗湿了。因为遭遇公司裁员,那段时间文波的太太赋闲在家,正好照看他。两套房子的房贷加起来据说8000块钱,但两人只有文波到手不足1万块钱的工资,还要治病。我努力说些安慰的话,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文波工作中是个老黄牛,很用心,有求必应,但他对回报的索取从来都非常克制。因为经常加班,文波会跟他的团队出去喝酒宵夜。我跟他说:“你们出去喝酒,发票拿过来报销好了。”文波很感动地傻笑,好像占了好大的便宜。他一直摇头说,我们自己出去喝酒,就不花公司的钱了。过了很久,他的团队被我赶走一个人,文波请吃散伙饭,才找我报销了一次,好像就不到500块。后面直到他去世,再也没有找我报销过。多年合作,我也很感动文波的付出,希望给他多加工资,但人事回答,他的级别就只能加到1万3,不能超过1万4。我问人事:“那么什么方式能多加?”人事回答:“没有办法。”得知这事儿,文波还特地跑来感谢我,说真的够多了,很感谢。其实文波从来没有跟我抱怨过工资低,每次加工资他都是平均水平,直到临去世那次。文波去世很久后我得知,2013年初他去医院检查时,医生要求做一个精密CT,要1000多块钱。那个费用不在报销之列,他没做。我无法想象人生最后的路途,文波是如何背负着经济重担走完的。最后的故事文波的病情一直不能确诊。他住院后我去看他,脸色真的不好。文波说:“看看旁边的浏阳河简谱,我算是最轻的。”我离开的时候,文波坚持要送我出医院。到电梯口,一个病人家属看到后说:“你不要去送了。你脸色这么难看,真的不要去了。”文波还是坚持送我下了电梯。后来确诊癌症,但医生建议出院。因为肿块太大,而且病患身体太差,手术做不了。9月的一个早上,我朋友去看文波,潘南奎突然给我电话:“老吴你跟文波谈谈。他想回老家,不治疗了。”我很激动,抓起电话就跟文波谈生命诚可贵。电话那头的文波一直没说话,末了才轻轻地回答一句:“哦。”那时候文波每天都非常痛,他不想治疗了,希望陪父母回老家看看。周围一圈亲友都劝他治疗,家人则开始给他打止痛针。秘密孙艺珍公司到处托关系,找医院给文波做手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找到一家愿意给文波化疗的医院。文波“十一”之后入院。化疗第一期结束后,朋友电话说,消息还算正面。第二次化疗的第二天,朋友电话我说:“老吴你赶紧过来,文波应该要走了。”我急匆匆跟几个朋友过去,家属已经签署了放弃治疗的协议。文波双眼无神地看着我们,他一直试图把手上的吊针拔掉。朋友告诉我:“文波说,玉皇大帝上午几点几点要来接他。他这辈子就是来吃苦的,以后就享福去了。”文波去世后的头七,我去祭奠都市皇帝。他姐姐做了馒头,哭着说:“弟弟,姐姐从来没做好过馒头,这次老天知道是做给你吃的,所以就成功了。你一直吃盒饭,今天尝尝姐姐做的馒头。”文波的追悼会,上期所发了一个讣告,后来全市场的期货公司都去了。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程序员,小领导都算不上。这在中国金融市场上没有先例。中国期货几十年的发展,文波在技术上做了自己倾其一生的奉献。CTP的清算一端,他几乎以一己之力撑起。而在他负责期间,CTP的清算和切换从来没出事故,这也算是奇迹。他的一生熠熠生辉,但太多短暂,太过匆忙。临终前,文波删除了他在社交网络上几乎所有的信息。他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永远定格在2013年11月24日:“我们约定好了,下辈子再续今生未了的缘。”
投资与禅修
坚守内心

投资如修行
克服自己的弱点
相信自己的理性与力量
修“朴”修“定”修“不争”修“谦卑”
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编辑号即可查看更多内容
(8篇经典文章):如回复 (1)(01)即可
1 推荐!均线理论精髓助你辨别大势,发现机会
2 如何做趋势,如何做波段
3 17种平仓交易策略,你用的是哪一种
4 即学即用——实战派高手炼成记(干活多,精华多)
5 期货与抄单的技巧
6 日内短线交易的六个小技巧
7 经典悦读.(期货市场技术分析)
8 最完整的程序化交易系统整合用法
浏览 : 6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