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秘诀的近义词一切多像故地重游-送药的人来了 In 全部文章 @2019年07月24日

一切多像故地重游-送药的人来了


图片来源茂盛先生博客精灵大领主,致谢
???光耦的作用?
宇轩2017年短诗选
云朵赋
第一朵像表叔脸色
带着暗暗的灰蒙
第二朵是风景,约等于隐喻范畴
它的里面是苦楚和陷阱
第三朵状如虚无。也像我们村里
来来往往穿着旧衣服的土著和穷亲戚
大雨就要来了彭三顺 ,当你抬头
天空其实是最大的癌变
谁仰望
谁就是它落在地上的愁绪和麻烦
早晨
石磙,烟花筒隐形降权查询,斑马线
我觉得它们不可多得
我觉得它们的力量在于
可以把雾蒙蒙早晨
推至一个趋于清晰的绝壁
赠W
你在午后的雪地散步
你在午后雪地散步时离世
当我这样说出
我似乎已步入你的领土
你的郊县
你的历史和荣耀
我甚至看到你耗尽毕生
忍住未曾说出的那一句——
一切多像故地重游
一切不可言尽

雾霾,或者禁词
是什么捉住你的双脚
回家的道路没有了
退守心灵的悬崖只能伸向一面禁词
是什么蒙蔽了你的双眼
以致爱人动人的眼窝也不能将你洗清
以致孩子们奔跑的无知无觉的欢乐
也不能将你唤醒
啊,原来活生生的死亡不是死亡造成的
为什么老祖宗们口耳相传
“人作孽,不可活”,在今天应验了
山中
我甚至觉得落日颓然的面孔是我
这深山是我
这些枯瘦的草木是我
菩提心
菩萨心是什么样子呢——
石头长出青苔算不算
落叶砸在肩膀落叶没喊疼算不算
喇叭花
喇叭花长得像喇叭
这句话算不算废话
喇叭花结籽,我要送你几粒
夏天说过的话
我在隆冬也没忘记

河边散步
河流在这里并未凝固它的思想
河流甚至凭借绝望的堤岸
倾听更为绝望的天空
大地
以及造访者的心声
神思
神把房屋竖立在街道两边
把门环安排在一个醒目位置
神把郊县推到半明半就的属性里
安慰它被别灰心
别高兴过头
神把州省、亲戚和友人放逐在方言的湖泊里
叮嘱风云校阅卷,也催促马群
去擦亮星子
最好把人们领到一条康庄大道
这一天我在郊外漫游
船至桥头自然直
船说我听从河流与木浆的安排
木浆说我听从造访者的心思
河流说我翻译风的语言
无言以对之时
就想去划桨,黄艺明坐在郊外银质的汤勺里
看着余晖舀动万物的心声
看着余晖如何把它们放置在一个喜悦的氛围

腊月
瑕是正果
美玉是偶然的杜撰
原谅我微奢 ,在腊月即将团圆的日子
还要猛升一个昏聩的念头——
杀东西
杀至饥肠辘辘的万水千山
杀至手腕和脚跟劈啪作响
仿佛惊雷叱喝茫然的湖水
学习
向门前麻雀学习求生的胆魄向郊野求得一个忍字通往地心的古井自从竖立一个态度之后
清凉,几乎达到恒温和干净的界点
人们啊,还要枉费多少昂贵的山水
才肯倒掉鞋子里的沙粒
才肯学习盛水的木桶
守住一片残月,像守住一个古老而不死的国度
偶得
芝麻撒了一地,它们真像天上的星子
镇定自若的醒目环球运费网,实在让人着迷
我在想,为什么要说芝麻撒了一地
而非羽毛,雪,墨渍
哪怕一根崭新的银针也行
生活
无路可走之时
天就下雪
打雷
像一个人
对着河流
一声长啸之后
他就哑默

前程
没有比雪
更漂亮的前程了
没有比苍翠和苍黄
更宽容的给予了
还能说什么呢
我们都是大地襁褓里的孩子
我们都是大地深沉的情感里
耀眼的白骨
青灰
寒心
我见过三月桃花雪
是在很久以前
也见过腊月大雪纷飞
极其凛冽地盖过田野与童年广阔的屋顶
那么现在
我终于等到并领略二十一世纪倒春寒
一生是否就算成了
像一首诗至此可以搁笔了
雨水
雨水里面
走来南方的儿子和伞
我的神,为了赋予河流思想
它决定抬高陆地
我感动。因为事物安详的另一面
是风吹草芥
我感动,是因为沙子落进眼里
它咯疼了我的县
我的省
玉兰,玉兰
紫玉兰的家里住着王后和巫师
白玉兰的家里住着书生和小庙
然后是穿街而过士兵扛着矛盾
然后是奔丧的游子万水千山

丙申年三月十八,清晨煮面偶得
在鸡蛋里凿井
触摸解破学递给生活的横切面
我怀疑所有慢病患者心里
都有一棵柳树,一片玄青,一尊菩萨
我怀疑那些遭到命名
以及未被探究的石头内部
都有一架旋梯
一截漫长的雨季和光亮而桑梓般的前程
毁旧作
马路因为丧失马匹,留白如水域
也像树枝惊现鸟语的几次斑驳
每一个早晨我们都在借用窗口
以此锻打金属般的误解和歧途
每一次激起我们情绪的漩涡里
常识都在用它复奏的腔调告诉你
桃花,船舶双生乱,炊烟和人头像海鲜
而天井和石阶
像词语的宴席上,两根枯朽不堪的筷子
桃花潭记
在山水间会友,读诗山沟大军阀,饮酒
是极其快活的事情
仿佛活过今晚,我们双手摊开的一切还有盼头

青弋江边
用整条江,洗一次手。约等于用一生,完成一首诗。
山水有毒我的大宝剑啊,解药从来不够用。
黄昏
一株薄荷被移植在花盆里
它的野心
是要捉住园丁越来越深的暮色
包括那条小路
以及在它旁边还算宽阔的水域
蝴蝶
唯有倾斜它毕生的才情
才能绘出人类史诗的斑斓
如彩虹
落日
青灰是稻草的报应
以致有人看见
谷仓正在支撑一个倾斜不堪的黄昏
这欲坠、甜涩而流毒的黄昏
属于盛夏的果实
属于果核内部
伤疤一样可供众人摘取的意象

宇轩:生于七十年代末,肥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安徽作家班学员;中国文联第六届中青年文艺评论家高研班学员。参加第17届全国散文诗笔会我形我速。曾获首届屈原诗歌奖。《安徽文学》2016年度诗歌奖等奖项风流女市长。著有诗集《与药书》、《不恨集》。


送 药 的 人 来 了
?秘诀的近义词


本平台欢迎朋友们赐稿
诗歌、随笔、摄影…...
总之不拘泥于形式
一切只要是你觉得有趣有意味的原创作品
皆可分享给大家
邮箱:970648655@qq.com
编辑微信:yx13956966796
苹果用户可以长按识别二维码安溪清水岩,赞赏
?
浏览 : 8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