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秦怡的婚姻一位丈夫的深情回忆:最疼我的妻子走了,看哭了上万人!-女人都爱看 In 全部文章 @2018年03月05日

一位丈夫的深情回忆:最疼我的妻子走了,看哭了上万人!-女人都爱看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女人都爱看

“哗!”一堆钞票劈头盖脸的砸在施小雪的脸上,施小雪只觉得脸颊上被砸的生疼,但是纸币刮脸再疼,也不如心里疼。
对面是一个衣着雍容的妇人,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高傲的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
女人眼神轻蔑而鄙夷,对着施小雪骂着。
“施小雪,你想要钱,我给你。我最后一次告诉你,不要再来勾引我儿子,他就要结婚了,你这种身份若是给我儿子当情人,我不会介意。但是你休想嫁给他!”
小三儿?情人?结婚?
施小雪觉得脑袋都要炸开了,周围是切切私语的同学,她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她只知道,心疼得厉害。
她爱了三年的男人,要结婚了?
她爱了三年的男人的母亲,用钱砸她,只为了当众羞辱她,让她知难而退。
而她爱了三年的那个男人,权子楚,这会儿又在哪里?
是抱着未婚妻温香软玉在怀,还是明知道她母亲来羞辱她,却故意视而不见?
施小雪失笑慕思成,管他在哪,反正他是要娶千金小姐的。
她早就知道不是吗?
只是时间比她想象中的来得早点儿。
“你放心,我不会去打扰他的!”
施小雪嗤笑,不知是在讽刺自己,还是在讽刺对面的那个女人。
其实,这女人也挺可怜的,脑袋里除了钱,怕是什么也没有了吧!
绕过贵妇人胡泽君,踩着钞票,施小雪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么一闹,短时间内,学校是没办法呆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这也仅仅是开始。
她以为回到家里会有一片净土的,只是她还没到家,就看到熟悉的巷子里贴满了一个人的裸体海报。
而海报上的人,正是她自己。
施小雪惊愕的瞪眼,她很清楚海报上的那个人的身体绝对不是自己,可是那张脸,确实是她没错。
顾不得那照片,施小雪连忙跑回家里,门前却早早的停了一辆车。
十分熟悉,这不正是刚才还在学校门口的那辆车吗?
“告诉你的女儿,不要再勾引我儿子,她不介意当小三儿,我还在乎我们权家的名声呢!这些钱你让她收着,就算是我给的青春损失费,否则,下次就不仅仅是裸照的问题了范哈儿。”
同样熟悉的贵妇人的声音,权子楚的母亲。
高傲,不可一世,像个女王,羞辱着,贬低着,蔑视着。
尤其是看到面前那张苍老的脸时,贵妇人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年轻的面容,忍不住嘲讽,“果然是穷酸像,才四十来岁就老的像是五六十岁,唉,真是晦气!”
贵妇人挥了挥手卷,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对面的略显苍老的女人忽然两眼一翻,晕倒在了地上富士嘉园。
“妈,妈你怎么了?”
施小雪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抱起晕倒在地上的施母,可是不管她怎么喊,施母就是没有醒过来。
“妈超级警官,您等等,我这就叫救护车,我这就叫救护车蛔虫斑。”
施小雪连忙的去摸手机,拿起电话,手却不停的颤抖。无论怎么用力,就是不能止住手指的颤动。
母亲有高血压和冠心病,这些年一直静养着,最是受不得刺激。
可是……
她怕,她怕母亲再也醒不过来。
她只有母亲一个亲人了。
眼前逐渐模糊,施小雪打通了电话,焦急的阐述了地址后,头顶上却砸下来一张结婚请帖火鸟出击。
“给,记得拿着来参加婚礼,好好看看你跟子楚的差距,免得你贼心不死。”
说完,贵妇人踩着高跟鞋,一扭一扭的离开。
冷漠的神情,丝毫不在意施母的死活。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跟着救护车到医院,直到守在手术室外,施小雪都感觉今天像是做了一场可怕的噩梦陈若仪好丑。
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十个小时,母亲一直都没出来。
而施小雪,眼泪已经干涸,呆坐在椅子上,像是已经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施小雪疯了一样的冲上去,死死地抓住医生的袖子。
而医生,只是抱歉的对她摇了摇头。
一瞬间,施小雪原本还带着一丝希望的心跌入了深渊。
她不相信,她不相信,母亲说好了要看着她嫁人的,说好了要等着她生小宝宝,抱孙子的。
母亲还说,等她工作了,有钱了,要跟着她一起出去旅游。
母亲还说,等着看她完成梦想。
可是,“妈,你怎么舍得丢下我一个人!”
施小雪彻底的崩溃,歇斯底里的哭着,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权家大宅,一辆豪华的商务车里,一个身着白色礼服,面容精致,大波浪发丝蓬松的扎在脑后的女子走下来蝙蝠女侠。
女子眼睛大大的,闪着冷冽。高贵的气质,修长的美腿,走起路来十分好看,且风味十足。
“少爷呢?”
女子看了一眼管家问。
管家为难的看了一眼权家大宅,思量了一下,才说:“少爷在餐厅眼泪的上游。”
“嗯。”
女子轻嗯了一声,直奔着餐厅去。
已经是入夜,餐厅里十分的好昏暗,连灯也没点,甚至还有浓重的酒味和男子的呢喃声鬼娃孽种。
“子楚?”
女子轻喊了一声,却并未得到回应。
小心的往里面摸去,“哎呀!”
膝盖上一痛,女子顿时有些恼怒,一双眼睛在黑暗中晶亮的发光,却也能看出其中的怒气。
“子楚?”
女子又唤了一声,看到不远处可见的地方一个黑漆漆的身影,女子连忙奔跑过去。
可就在伏低了身子的瞬间,听到男人嘴里的呢喃后,女子的面部表情顿时扭曲起来。
“小雪,小雪……”
权子楚无意识的唤着,胡乱抬起的手握住女子的手腕,头也靠了过来。黄杏初
“小雪,你终于来了,你不要怪我,我即使娶了幽月,但我爱的还是你,我们以后还是可以在一起的。”
以后还可以在一起?
聂幽月闻言,表情扭曲的更加厉害。
“权子楚,原来你跟我结婚打得是这个主意,你娶了我还想着跟那个贱人在一起!我告诉你,休想!”
聂幽月愤恨的出声,见权子楚拉着她的手臂紧紧不放,嘴里又不停的喊着,“小雪、小雪……”
聂幽月眯了眯眼,垂眼看着这个喝的烂醉的男人,眼神逐渐的迷离起来。
抬手温柔的抚着男人的发丝,聂幽月喃喃道:“子楚,施小雪没有你想的那么好。你以后会发现,我才是最爱你的那一个。”
聂幽月逐渐弯下身子,找到男人的两片薄唇,缓缓靠近,和着淡淡的酒味,吻了上去。
黑夜过去,权子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揉了揉发疼的额角,脑子里凌乱的闪过一些画面,却没有深究。
昨晚晚上,和母亲彻夜长谈之后,他不得不选择妥协。
只要他不再见小雪,只要他按照母亲的安排娶聂幽月,母亲就不会再去为难小雪。
他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的软弱,若是能像大哥那样,不受家里的控制,有自己的一方势力,他又何必受制于母亲唐天生。
“小雪,你等我,我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你幸福!”
权子楚暗暗发誓,只是他不知道的是,经过昨天以后,他和小雪之间已经再也不可能了。
揉着发疼的太阳穴坐起来,洁白色的蚕丝被从身上滑落,光裸的上身露出来,惹得权子楚眉头一皱。
昨晚上他在餐厅里喝酒,之后的事情就都忘了,是谁把他的衣服给脱了?
就在权子楚疑惑的时候,浴室的门忽然开了,聂幽月一席白色的浴袍裹在身上,滴水的长发随意的散在脑后。
聂幽月一边走一边侧头擦着头发,感觉到一双凌厉的视线射过来,她扬起了羞涩的笑容。
“子楚,你醒啦!”
聂幽月甜甜的一笑,脸色羞红,眼底却闪着一抹不知名的情绪。
昨晚上子楚喝的烂醉,不知道到底能记住多少,万一他知道她不是第一次……
想到此处,聂幽月心里十分的忐忑。
“子楚,秦怡的婚姻你……”
“昨晚上,我们什么也没发生。”
权子楚掀开被子,淡定的穿衣服班牌设计图片。
权子楚的话像是一把冷箭插在聂幽月的心上,让聂幽月的脸色骤然跨了下来。
什么都没发生?
“权子楚,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聂幽月哭着声,这会儿她是真的伤心了。
“我怎样对你了?”权子楚挑眉,侧着眼看着聂幽月,见她精致的面容上挂着点点泪痕,权子楚抬手温情的擦了擦聂幽月的眼泪,“行了。别哭了,不用担心我不娶你,说实话,你还算是个很不错的床伴。”
什么是温柔下面一把刀?聂幽月这下是体会到了。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从地狱升上天堂,又从天堂跌向地狱。
权子楚,你果然够狠!
聂幽月狠狠地咬着下唇,低垂的眼中布满了阴冷。
施小雪从墓地里回来,看着满目狼藉的家,浑身充满了挫败感。
空落落的,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只要出门,就是街坊四邻的指责声和嘲笑声。
其实,那些她都不在乎了。
他们想说,就让他们说吧,嘴长在人家身上,想作践,就让他们自己去下贱。
地上,一张红灿灿的烫金请帖刺痛着施小雪的眼。
让她去参加婚礼?
好啊!
她会去的,她不仅要去,她还要大闹一场。
只是施小雪没想到的是,更大的惊讶的等在后面。
下定了决心,施小雪翻开请帖,想要看看地址,但是在翻开的瞬间,看到女方的姓名和照片后,施小雪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恨意。
她急需要找个发泄点,却无从发泄。
“聂幽月,新娘?”
看着上面的照片,施小雪感觉老天是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聂幽月,她的同宿好友,都是表演系的学生,当初若不是她把选秀的名额让给了聂幽月,她也不会一跃成名,成为而今的当红花旦。
但是这一刻,她是真的恨了。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傻瓜,被人卖了帮人数钱的大傻瓜!
聂幽月,权子楚的母亲,你们都等着吧!
婚礼是在一周以后,婚礼的前一天,施小雪特意花了大价钱,租了一套华贵的礼服。
虽然是租的,也花费了施小雪不晓的积蓄。
戴着素白的手套,施小雪手臂上跨着一个与衣服十分不相配的大包包,包包鼓鼓的,也不知道都装了什么东西。
瓜子脸,削尖的下巴。挺翘的鼻子下,一张红唇天然的不需要任何口红的粉饰。
妖娆的身段,举手投足间一股浑然天成的自然美,任谁都以为她是哪家的千金小姐。
将请帖递上去,那人几乎都没认真看,就笑脸相迎的对着施小雪点头让她进去。
施小雪回以微笑,笑意不达眼底,甚至暗含讽刺曹妃甸潮汐表。
眼睛里只看得见钱的人,用任何词语评价都是污染了这个词汇。
笑着走进去,施小雪并未直接进入教堂,反而是找了个洗手间。
而就在施小雪前脚离开之后,一辆迈巴赫缓缓的停在了教堂门口。
黑衣男子在保镖的拥护下从车内缓缓出来。大概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如刀刻般精致的轮廓,鼻梁上一副黑色的墨镜让他看上去极为冷酷。
尤其是唇畔勾勒起来的冷笑,让人一眼看去,不敢再看第二眼。
这是个冷情的男人,也是个恐怖的男人,哪怕是隔着墨镜,也能感受到镜片后面那凌厉的视线。
男人一席黑色西装闪婚剩女,领口间一个黑色的领结,迈开长腿,跨出优雅的第一步的时候,只听到一片抽气声。
帅,简直是太帅了。
少女们的心在瞬间被掳获。施小雪也在这片抽气声中忍不住回过头去,想看看是什么人制造出这么大的排场和混乱。
扭头,目光落在男子的身上,施小雪也仅仅是看了一眼,就无趣的收回了眼。
她来这里只是为了报复,并不是为了观看美色。
教堂里,婚礼典礼已然开始。
聂幽月站在权子楚身旁,此时的权子楚一席米白色的西装,腰背挺直,短发梳向脑后,英气逼人!
让人连连赞叹聂幽月好福气,嫁得如意郎君。尤其是聂幽月圈内的朋友,羡慕有之,嫉妒有之,毕竟他们这个圈子内虽然光鲜亮丽,但真正的能攀上豪门的可不多。
“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前面的一系列的沉长的仪式过去,终于到了最后一个环节,聂幽月的嘴角忍不住咧开。套上戒指,婚礼完成,她就是权家的少奶奶了。
“子楚,我会好好爱你的。”
拿起戒指,聂幽月快速的套到权子楚的无名指上,权子楚低头看了看,不屑的撇撇嘴,拿起另一枚戒指就要往聂幽月的手指上套。
反正只是个仪式而已,婚姻也不过是个形式。
只要他爱的人是小雪,他心里的人是小雪就够了。权子楚美美的想着,刚要给聂幽月戴上戒指,外面突然出现一阵骚动李纳斯,紧接着,一个身材高挑长相英俊的男人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比权子楚还要帅气的面容。
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吸引过去,尤其是在场的未婚女性,都迫不及待的想要扑上去。
但是新娘聂幽月,在见到这个人的瞬间,脸上的笑容陡然僵住了。
他、他怎么会回来?他不是出国很多年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她婚礼上?
难道这个男人是来报复她的?
聂幽月看着男人越走越近,心思百转千回。直到男人站定在面前,聂幽月整个人都僵硬了。
一秒,两秒,三秒钟……
男人的视线始终停留在权子楚的身上。
就在聂幽月以为男人会看过来的时候,男人的唇角忽然勾勒出一抹好看的笑容。
“子楚,恭喜了。”
男人搂了搂权子楚的肩膀,声音犹如天籁之音。
不可否认,这绝对是个极品,极品到无数人愿意为了他飞蛾扑火。
“哥,谢谢你能回来刘先志。”
权子楚感激的看着权子圣,虽然这婚姻并不是他所希望的,但是权子圣能回来,还是让他十分感动的。
权子圣在外多年,能在他婚礼这天回来一趟,可见权子圣是看重他们的兄弟之情的。
“这位是弟妹?”
权子圣的视线忽然转向一旁的聂幽月,只肖一眼,就让聂幽月面色惨白。
“弟妹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权子圣像是根本不认识聂幽月一般,礼貌性的关心恰到好处,但聂幽月清楚的看到了权子圣眼睛里的嘲讽。
像是看蝼蚁似的看着她,仿佛随时都能捏死她!
“没事,大哥不用担心,依我看,她是美疯了。”
权子楚一点儿都不给聂幽月留面子,脸上的厌恶之情也不加掩饰,这一下,又是全场哗然。
原来这场郎才女貌的婚姻是新娘一相情愿?
“哦?原来是这样!”
权子圣动了动眉,戏谑的眼瞅着聂幽月,让聂幽月身心俱颤。
她知道,这是个恐怖的男人,这个男人的手段,绝对能让一个人生不如死。
小心的缩了缩身体,聂幽月别开视线,不去看权子圣。可这一别眼,却看到了一个她更不想看到的人。
一席白衣,脸上不施脂粉,嫣红的唇瓣,婆娑的泪眼,整张脸苍白不堪,正从教堂的门口处走进来。
她,她居然敢穿着孝服进来?简直太欺负人了。
“来人,把她给我拖出去!”
聂幽月连忙喊保镖,可惜为时已晚。未完
为了报复,施小雪披麻戴孝参加婚礼,她能为自己和母亲讨回公道吗?
浏览 : 12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