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竹节秋海棠一位交易高手的感悟:利用人性赚钱,利用因果赚钱,利用规律赚钱-查理论股 In 全部文章 @2016年04月17日

一位交易高手的感悟:利用人性赚钱,利用因果赚钱,利用规律赚钱-查理论股

股市,无论在熊市还是牛市,始终有人买有人卖;同样的图形,多方看起来会涨,空方看起来又会跌。意见始终相反,这就是相“反”相“成”的过程,而在选择自己喜好的股票时,往往又会掉入主力资金分类的误区。

先看一个小故事《用自己的方法卖辣椒》,很富有哲理性,可以一起思考:
卖辣椒的人,恐怕都会经常碰到这样一个非常经典的问题,那就是不断会有买主问:“你这辣椒辣吗?”不好回答——答辣吧,也许买辣椒的人是个怕辣的,立马走人;答不辣吧,也许买辣椒的人是个喜吃辣的,生意还是做不成。
有一天没事,我就站在一个卖辣椒的三轮车旁,看摊主是怎样解决这个难题的。趁着眼前没有买主,我自作聪明地对她说:“你把辣椒分成两堆吧。”没想到卖辣椒的妇女笑了笑,轻声说:“用不着!”
说着就来了一个买主,问的果然是那句老话:“辣椒辣吗?”卖辣椒的妇女很肯定地告诉他:“颜色深的辣,颜色浅的不辣!”买主信以为真,挑好后满意地走了。也不知今天是怎么回事,大部分人都是买不辣的,不一会儿,颜色浅的辣椒就所剩无几了。我于是又说:“把剩下的辣椒分成两堆吧,不然就不好卖了!”然而,她仍是笑着摇摇头,说:“用不着!”又一个买主来了旺角监狱粤语。卖辣椒的妇女看了一眼自己的辣椒,答道:“长的辣,短的不辣。”买主依照她说的挑起来。这一轮的结果是,长辣椒很快告罄。
在股市中,主力或庄家何尝不是这样,会经常把股票通过分类、包装卖给抢购的散户。
看着剩下的都是深颜色的短辣椒,我没有再说话,心里想,这回看你还有什么说法。没想到南新管业,当又一个买主问时,卖辣椒的妇女信心十足地回答:“硬皮的辣,软皮的不辣!”我暗暗佩服,可不是嘛,被太阳晒了半天,确实有许多辣椒因失去水分而变得软绵绵的了。
卖辣椒的妇女卖完辣椒,临走时对我说:“你说的那个办法卖辣椒的人都知道,而我的办法只有我自己知道!”
因此,在股市上,庄家或主力资金就像卖辣椒的老妇一样金飞豹,再不好也能卖出。他们会根据市场变化、投资者的心态、国家政策变化,把几千支不同的股票分出不同类别并赋之予相应题材,人人称绝,致使每次均有股民踊跃购买。如一种分类后购买周期结束,又会出现另一种分类摆在股民眼前,始终会有人根据自己的偏好选择、追逐。如小盘股与大盘股之分类;低价股与高价股之分类;创业板与主板之分类;央企背景与民营企业之分类;预盈预增与预亏预减之分类,等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提倡选择股票必须先选择即将成为热点的板块,只有选准这个板块,才是股民资金关注的对象卧底48天,也只有资金大量涌入,此时这个板块的股票价格才有可能节节升高,你购买的股票市值才可以大幅攀升。不同时期肯定有一个强势的板块胜出,而此板块的胜出又是彼板块退潮的开始。正由于人类具有极强的抽象思维,所以股民才更愿意追逐标新立异的板块。
“人多的地方不要去”乃是值得铭记在心的箴言。盲从是散户大众的一个致命的心理弱点。一个经济数据刚发表,一则新闻刚闪出,3分钟价位图一“突破”,便争先恐后的跳入市场。不怕大家一起亏,只怕大家都赚而只有自己没赚。让大家看看中国股市是怎么回事,什么是技术面!

开盘收盘预先设定
马钢股份(600808)是被我从1999年7月5日的3.97元打到1999年12月9日的2.68元的。
这可以说是平淡的日子,我不用担心自己那每月12000元的薪水和奖金。所有的一切,调研部门和研究部门已经做好了,我只要按照他们定好的重要数据去做,包括开盘和收盘价格。有些事情我是不知道的。
我控制的帐户里有13亿元,怎样用这笔公款来为大众造福是我们公司高层的共识,我知道,每一个牛股赚的钱,都要落到他们兜里一大半。
通知分部配合是下面的工作,但有时候我也做,就用电话通知。当我说明天让他们卖出100万股时,他们无法判断本部的真正进出,让他们买进100万股,也可能是我们总部对敲过去的,意图不在拉高,可能反而在出货。然后他们按照下线去通知,共有18条线,每条线20几个分部,每一个分部有10个到50个帐户。18条主线是我们总部挨个通知。
1999年12月9日,上面让我打起来,吸纳1000万股筹码。我知道打压筹码快光了,要保持主动,并把外围资金弄迷糊,就要做上去两天。这时候我从研究部的某个领导口中,知道马钢是要拉到6元的……
看着把马钢打得团团转,有一种成就感,控制别人命运的感觉,但也有危机感。我觉得成功的人都是同时活在这两种感觉之中的。
科技股狂涨,马钢已经跌到了历史低点,这为吸货创造了良好的氛围,第一个漂亮的碗底做出来以后,我已经拿到了3000万股的筹码,加上本部的2亿股,有2.3亿股了,但我们的目标是吸纳到4.5亿股,完成大牛市主升浪前的绝对控盘。
W底做成了,3.4亿股的筹码到手。外面的股评说,马钢做出双底,可以看高至3.5元。
第二天晚上,主任告诉我:“明天开盘2.78,收盘2.73,最低2.66。”
终于吸足4.5亿股了,马上就启动了,晚上回去,先得告诉妹妹买几万股,然后是邻居那个老婆子
往下打给“老鼠仓”运粮
2000年3月14日,我老老实实地往下打,给研究部主任的老鼠仓运粮。
这小子真黑,竟有不下400万股的接盘在2.70元下面,因为长期的操盘,我可以感觉到量至少比平时多了400多万股,蛀虫。
昨天他让我打到2.66元最低价,在正常情况下,吸了这么多的货,不可能再给外面低价2.66元了,不知道这400万股里有我们老总多少。
我在下面也有100万资金,我已经让邻居老婆子去帮我买了,为了不起眼,分为六个营业部,10个帐户,买了10多天了,30万股,平均价格是2.68元。
抛出一亿股还涨停
明天,马钢将展开全面分仓布局。股评界的放量突破,我们叫全面分仓布局。
开盘,我就几十万、几百万股的往外抛。到中午,已经抛出了将近1亿股,真是过瘾。
这1亿股,都被我们下面的分号吃掉了,已经进了几千个帐户里面。以后这样的布局还要继续,但手笔会小一点了。

马钢涨停了,抛出1个亿,还涨停了,不可思议呀。
我的抛出就是信号,我一抛,他们分号就打,我再抛,再打,上下配合如此默契。
第二天是小规模分仓布局,外面管这个叫洗盘。也对,你看不懂我们在干什么,当然就被洗了。
第三天是涨停。“今天是7100万。开盘3.47元,收盘3.43元。”我一般都是早上接到这样的通知。偶尔也在晚上。
于是,我们总部在高开出货,分部在逢低吸纳,做了一根小阴线,带量。
“马钢有出货迹象,仓轻者观望,仓重者考虑部分出局。”股评界如是说。
压单竟被几口吃掉
今天有人进场买进1000多万股,超过了正常的阶段跟风限度。这个阶段的控制,应该不允许单一帐户进来这么多。可买进的帐户简直连我们的打压盘都吃,一点行业规矩都不懂。正常的话,他们应该看得懂的,压单是吓唬散户的,我们挂的230万股竟被几口统吃。
“是谁把这件事泄露出去了?”研究部的小王和我面对着老总。
“从现在开始我监督操作,到做完了再处分你们俩。暂时继续你们的工作。暂时在这里横一个月匪汉子,或者打下去15%。”老总走了。
部门的计划是横一个月。马钢在3.5元横了一个月,做放量出货状。明眼人可以看出欲盖弥彰的做盘痕迹。
那个买进1000万的人在这里出了500多万股卡奇娱乐,我们也算没白折腾。
天天的巨量买卖枯燥无比,4月6日、7日,马钢再次向上突破。开始有人大力推荐。
总部进货掩护分部出
“出货!”研究部发出命令。4月10日、11日的两根小阳星是在出货,但我感到接盘的人太少了,绝对没有办法满足要求,我也让老太太给我出了20万股。
“再打上去!”研究部又说。我的20万股出去了,这一次内部的人都吃不准了,这股票外面的人可怎么做呀。
出货彩排结束,又是一轮冲锋,两三个涨停。
2000年4月17日,我接到买进4000万股的指令,而没有告诉我开盘和收盘价在哪里。只有到出货的时候才不限定价格,出货的时候很多东西是失控的,有时候散户就会抢出高价来。
我感到是在出了,分部一定在出。今天开盘就往下掉没有接盘了,我感到卖压很重,我就慢慢买进一些,后来卖压轻了,我就大手笔买进。买进的方法是连续大手笔打高,惟恐别人看不到有人买。
庄家和跟风界两种人,有不同的手法和思路。就像现在的出货区域的打高已经不再采用早市横盘,中盘打高,而是采用在大幅振荡中打高了。
正在做盘,主任来了,说:“最高价格做到5.98。”
这个就是出货的做盘暗号。自认为是短线高手的在刀尖上舔血,进场搏杀。也有些听了马钢准备重组消息的人,进场做长线。
17日晚上,我破例见到了老总。向他汇报今天的做盘情况。他告诉我总部资金有点问题,明天要我出掉4000万股步步莲华。
我回去分析了一下,可能明天总部出,分部进。资金有问题,我才不信。这样来回的进出,就把外面的反解密系统破坏了,也制造了大的成交量,散户就是喜欢量大。其实我们从国外进的几千万元的解秘软件不怕被反解秘,但这样还是最好的操作方案。
分部进货掩护总部出
“明天往下出。”老总亲自召我,就是因为出局是最大的一环。
18日,我在开盘后往下出货,感到来自分部和散户大户的跟风单子不少,但还是达不到全面出局的要求。
到了21日,在连续几天的振荡后,头部隐隐若现。
“怎么办?”研究部小王不敢做主了,找到老总,把解秘单子给了老总。
“这些都是来自外面的抛单吗?”老总问。
“是的。我研究了一下,很分散,没有联系的。”
“现在在这里是不好做了,一定要再往上打。可以打到6元。”老总在另一份计划书上盖了章。
我们内部有一句话———失败了,就打上去。公司1996年做上海石化,计划拉到6元,可在6元没有出去,就拉到了8元。
4月25日,马钢在6.24元收盘。26日,6.26元开盘就计划往下打的,可是被跟风的抢出个6.36元来
股市上最危险的股票就是具备了向下出货条件的股票,就是它营造的人气和氛围足可以让庄家往下打着出货,也有很多的人买。
4月26日的出货就是向下打着出的。
公司所拥有的帐户内存股票被我大量抛出,跑出的量在收盘才得以精确统计,扣掉分部进的,出掉了2300万股。
现在的出货已经达到最高区域出局要求,要向下进入次级出货区域继续出货了无限光环。
后天是“五一”长假,有的人会出局过节的。研究部门决定与其让散户出货过节,不如我们先出个痛快。
27日,股价被分部的抛压打到了跌停板上,快若闪电的一招。如果散户要出货过节,就挂跌停出,有大批散户看到跌停,就决定不出了,在节后寻求好价。散户就是散户,没有纪律。
最后出货玩尽花样
4月28日,5月9日、10日有女不凡,走出双阴吃长阳的走势。我们拉了一天,出了两天。
我很清楚有多少人被套在了里面,其中的一部分人,只要不让他再看到6元,他永远不会出来,这是在5元上方横盘,引诱接盘的前提条件。否则,大家都要出来,就没有我们出的了。
在5元上方的次级出货平台上,出掉了20%多一点的筹码。在这个平台上,我玩尽了盘口暗示等花样,制造每一天的直线拉高,曲线打压出货,盘口的大接单,股价跃跃欲试的弹性,高委买,高内盘,攻击组合K线等。其实全是为了骗人进来。最成功的还是制造了5元是底部的假象,每一次破5元都回来了,为以后的跳水继续出货准备。
2000年5月25日,我被通知离开研究部,下去搞调研兽人之流氓攻。我们去“化工”搞调研,看到工厂窗户都破了,用塑料封着,鸟在窗洞里飞进飞出。不过他们对护盘费等要价很低,我们顺利谈成。
“XX公司”的开价过高,我们就放任它的绩优形象去孤芳自赏

在股市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没有常胜将军,也没有永远的王者!告诫大家,记住一点, 钱是自己的,该买,还是该抛,自己慢慢掂量一下!
投资者最大的敌人不是市场,不是别的其他,而是投资者自己,大波动才能让你挣大钱镇天帝道 !
原因在于一个人可能 看得清楚而明确,却在市场从容不迫,准备照他认为一定会走的方向走时,他变得不耐烦或怀疑起来。华尔街有这么多根本不属于傻瓜阶级的人,甚至不属于第三级 傻瓜的人,却都会亏钱,道理就在这里。市场并没有打败他们。他们打败了自己,因为他们虽然有头脑,却无法坚持不动。我开始了解要赚大钱一定要在大波动中 赚。不管推动大波动起步的因素可能是什么,事实俱在,大波动能够持续下去,不是内线集团炒作或金融家的技巧造成的结果,而是依靠基本形势。不管谁反对,大 波动一定会照着背后的推动力量,尽其所能地快速推动到尽头。
不理会大波动,设法抢进抢出,对我来说是致命大患。没有一个人能够抓住所有的起 伏,在多头市场里,你的做法就是买进和紧抱,一直到你相信多头市场即将结束时为止。要这样做,你必须研究整个大势,而不是研究明牌或影响个股的特殊因素, 然后你要忘掉你所有的股票,永远忘掉!一直到你看到--或者你喜欢说,一直到你认为你看到--市场反转、整个大势开始反转时为止。要这样做,你必须用自己 的头脑和眼光,否则我的建议会告诉你低买高卖一样白痴。任何人所能学到一个最有帮助的事情达龙云电脑,就是放弃尝试抓住最后一档--或第一档。这两档是世界上最昂贵 的东西。总计起来,这两档让股友耗费了千百万美元,多到足以建筑一条横贯美洲大陆的水泥公路。
一个人对自己的判断没有信心,在这种游戏中走 不了多远。这些大概是我学到的一切--研究整体状况,承接部位,并且坚持下去。我可以没有半点不耐烦地等待,可以看出会下挫,却毫不动摇,知道这只是暂时 的现象。我曾经放空10万股,看出大反弹即将来临。我认定--正确地认定--这种反弹在我看来是无可避免陈维龄,甚至是健全地,在我的账面利润上,会造成100 万元的差别。我还是稳如泰山,陈尊佑看着一半的账面利润被洗掉,丝毫不考虑先回补、反弹时再放空的作法。我知道如果我这样做,我可能失去我的部位,从而失去确定 赚大钱的机会,大波动才能替你赚大钱。在股市中,顺势而为女御医,让操作变得简单市场复杂多变,越用最简单的方法越能解决复杂的问题。股价运行,只有三种基本方式:一跌,二涨,三是横盘。
如果用图形表现,就是如下图这样:

投资者在关注、操作一只股票的时候,必须搞清楚,自己的股票处于一个什么形态,属于A类的为横盘箱体整理(无趋势),属于B类的就是上升趋势,属于C类的就是下降通道。
三种运行趋势里,以B类最赚钱,因为股票的每次回落低点都在不断抬高。
三种运行趋势里,以C类最不好操作,因为股票的每次反弹高点都在不断降低,而低点也在逐步下移动。
不论你是用长线还是短线方式操作,红色线都是买进的位置,而绿色线一带可以理解为短线卖出点。因此,红色线可以理解为下轨线或是支撑线,绿色线则是阻力线或是上轨线。在封起的所有的图文分析里,都是红这样的简单线条描绘。
对A类图形个股来说,假如突破上面的绿色线,假如这样的箱体整理时间很长,假如突破以后的技术回踩点不再跌回绿色线以内,那么,这样的个股就是重新打开新的上升空间了。反过来说,如果跌破了下面的长期红色支撑线,则意味着新的杀跌空间已经打开,股票难以继续上行,所有的反弹就是抛售机会。
对B类图形来说,只要股票价格不跌破下面的红色支撑线,应该一直捂股做多,反理,跌破了这个支撑线,则应该果断离开。
对C类来说,这样的下降趋势谁都不知道会跌到哪里,假如投资者被套,那么,所有的反弹都是卖点,这个卖点应该选择在下降通道的上轨,也就是C图里的绿色线一带。当然,被套者如果有足够的资金,有良好的技术手段,当股票跌到下降趋势下轨一带可以补仓,需要掌握的原则是:
1:确定股票波动幅度有5%;
2:不可满仓补进,最多只能够补到被套筹码的一半,
3:反弹到下降通道上轨红色线必须果断抛售补仓筹码,或者是全部清仓,不可犹豫和心存幻想。一直等待下降趋势完全终结,日K线重新出现连续三个低点不断抬高的上升通道雏形,在按照B图提示的红色趋势线附近全买回筹码。如何低买高卖?
在前文中通过买入结构以及卖出结构得出了四种线,分别为蓝色的转空线、黑色的压力线、粉色的转多线、紫色的支撑线。其中转多线为卖出结构的延续,因为卖出结构本身为上涨的走势。而转空线为买入结构的延续,因为买入结构本身为下跌的走势。
而压力线在买入结构的上方,所以对后期的卖出结构存在着一定的影响。而支撑线在卖出结构的下方,所以后期对于买入结构存在着一定的影响 , 可以加强卖出结构以及买入结构的准确性效应 , 具体的操作模式如下:
1. 形成一个完善性的买入结构;
2.买入结构里的任何一根 K 线的收盘价(不包含最低价),都在最近的卖出结构所形成的支撑线之上藏心计。
3.买入结构里的第9根K线,尽量靠近最近的卖出结构所形成的支撑线位置。
原因何在?因为支撑线的位置也可以作为后期的止损价格所在,越靠近支撑线的位置进行买入,后期上涨的幅度越大,而止损的幅度会相对较小。所以通过这种关系可以做出明确的判断,能够利用比较小幅度的亏损去博取较大的利润,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进行操作的获利概率将会较大。

久联发展(002037)2016 年 6 月-2016 年 8 月日线图
如上图所示,该股在左侧出现一个明显的卖出结构,其中下方的粉色线为卖出结构的支撑线。后期该股出现了明显的下跌走势,并且形成了一个完善的买入结构。图中可以清晰的看到,该股形成了一个完善的买入结构,并且所有的价格均运行在支撑线的上方,并且买入结构 9 的位置距离支撑线的位置比较接近 , 此时投资者可以考虑买入。但是后期有可能继续下跌 , 那么在下方,投资者有两个可以卖出的时机,竹节秋海棠一个是跌破支撑线后股价会呈现明显的走弱走势, 跌破转空线后期继续下跌的概率加大。
所以此位投资者可以进行买入 , 利用较小的下跌空间进行博取较大的上涨空间 , 可以看到该股后期呈现较为明显的上涨走势。
同时,如何确定卖出结构的准确性呢?投资者可以使用如下的条件进行有效的限定。
1. 完善性的卖出结构;
2.卖出结构里的任何一根 K 线的收盘价(不包含最高价),都在最近的买入结构所形成的压力线之下;
3.卖出结构里的第9根K线,尽量靠近最近的买入结构所形成的压力线位置。

凯瑞德(002072)2015 年 12 月-2016 年 10 月日线图
如上图所示,该股左侧为一个明显的买入结构,右侧为明显的卖出结构 , 黑色线为压力线。图中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后期形成的卖出结构为完善的卖出结构,所有的K 线均运行在压力线的下方,并且 9 距离压力线较近,所以此时投资者应该做出卖出的处理 , 以避开后期的下跌风险。
投资者在理解四线的过程中应该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就是压力支撑线是可以相互转换的,不要仅仅单纯的认识市场的支撑压力 , 而是需要有一个变动的思维模式来准确的看待市场。
强势结构的运行
在上方提到,当卖出结构在运行的过程中,如果突破了转多线,后期继续上涨的动力会比较强劲。跌破了转空线,后期继续下跌的动力会比较强劲。如果在较短的时间内突破了转空线以及转多线,往往预示着市场的动力会比较强劲。
通常情况下,如果在形成卖出结构后,在 3 个交易日以内突破了转多线,后期上攻的动能往往会比较强劲。在形成了买入结构后,三个交易日以内突破了转空线,后期继续下跌的动能会比较强劲。

凯瑞德(002072)2015 年 6 月-2015 年 12 月日线图
如上图所示,该股在图中左侧出现一个明显的买入结构,但是在随后的第三个交易日跌破了转空线,表明了后期下跌的动力会比较强劲,我们应该及时的卖出。后期该股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跌。而在图中右侧为明显的卖出结构,但是在第二个交易单元突破了转多线,后期该股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上涨。
总之,投资者在使用结构进行分析的过程中,需要的是进行综合性的分析,而不仅仅只是靠着出现买入结构或者卖出结构就轻易的做出决定。
作者:许台闻(cy60089)
浏览 : 6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