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美国从自由到法西斯一人一城,一世芳华-三余有书 In 全部文章 @2015年11月10日

一人一城,一世芳华-三余有书

点击上方蓝字
关注三余有书
凤凰山青鸣鹤痕,潇湘水碧荡舟声抛砖引玉造句。
宁为东篱菊下客,不做红尘梦里人。
——黄秀春
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中住着某个喜欢的人。其实不然月季树。有时爱上一座城,无关风月,甚至没有前因。
江永,中国最美的小城之一,坐落在五岭之一——都庞岭的南麓,美国从自由到法西斯紧挨着县城一段的都庞岭支脉有另外一个美丽的名字——凤凰山。

黄秀春移居到这里已经二十多年了。他执教于小城最高学府——江永一中,有的学生叫他“春叔”,有的则叫他“阿秀”。蔡紫芬
最近,黄老师出了一本新书——《愿岁月静好,许你一世芳华》。书如其名,记录的故事不仅仅是他的人生,也是你我的芳华。

读者@毛首成 这样评价:
他(黄秀春)的文章或富含哲理,或冷语自嘲,或清新文艺,或赞美青春。倾吐一个人与一座小县城的光阴故事,文字晓畅,娓娓道来,别具乡土特色。让我虽处他乡唐浣纱,却犹归故乡。
不管你是不是江永人,这本书中总有一段文字能唤起你最美好的回忆法师传奇2。
比如,你肯定也曾经把客套话当真而闹出笑话。
“吃饭的时候,你哥问你舅坐哪里吃,你舅喊你哥去忙,不要管他,他坐哪里都好,自己的人随便点。你哥就真的不管了,你舅就跟我和炒菜师傅一起在厨房里,在杀猪板上摆起菜就吃起来了,你舅喝了一杯就讲吃饱了,气冲冲地走了回去画虎烂,回去以后大发脾气,讲以后就当没有这门亲戚了。”
比如,数台阶这种无聊的事情,你一定也曾经做过。
做蠢事有时候也会有成就感鳌头通书。
天天爬凤凰山耳尖放血,不管从广场的左侧上还是从右侧上,都是25到30分钟之间完成,区别在于,左侧坡缓,右侧坡急,即先苦后甜还是先甜后苦的问题。
这样爬山久了就缺少新意,所以今天就决心数清楚上山的石阶数躲美录。
再比如,你肯定也遇到过一些年轻时放荡不羁的人。
那时候的樊小方真是放荡不羁:校长说赵雷画,老师不准留长发,他就长发披肩,理由是没钱理发;校长说,老师不准烫发、染发,他第二天就骑车到城里烫了个爆炸头,染得像戴了个头套一样黑,理由是自己的发质不好,有损教师形象;校长说,老师不准剃光头,他就当着全校学生的面剃了个满头白光,声称是那个帮他理发的同事吹牛皮害的……
黄老师最擅长的是,从平凡的生活中发现不平凡的人生哲理。

如果凤凰山不是位于江永县城北郊,如果它身边没有江永一中这个唯一的忠实伴侣,就算山间有一座中共早期党员王文的坟墓,就算山下曾经有一座龙母寺、一座土地庙和两棵红军树,也许它还是逃脱不了跟江永县内众多的小山一样的命运——人迹罕至,直到天荒地老。所以说,世间万物,平凡甚至丑陋并不可怕,关键在于位置和朋友的选择赢海庄园。
看着我的鱼缸、菩萨鱼和观音草,我还有一点别的感慨:很多时候汉京峰景苑,人生常常是一种被动的存在,好像时刻有一双无形之手,总是在后面推着我们走,一点一点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状态,偶尔回望过去,早已不见当初的自己zoids。
所谓的美好人生,不是高山大海中名利追求的得偿所愿,而是杂念全无、物我两忘的自然和谐,是短促人生中生命活力无所顾忌的舒展释放。
66篇温暖隽永的文字,
记录着生命的故事与岁月的芬芳。
如何在喧嚣中,守住内心的诗意?
如何在忙乱中,活得更悠然从容?
这本书中,或许有你想要的答案。
长按关注三余有书
每周都有送书福利
浏览 : 12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