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一位汉族同胞对云南沙甸的影响-中穆通讯 In 全部文章 @2015年07月15日

一位汉族同胞对云南沙甸的影响-中穆通讯沼泽山雀


云南沙甸这个地方无良邪医,自几年前头一回听说,便伴随着各种“中国的伊斯兰国”,“连政府都被‘绿’化了”,“汉人的饭馆都不准开”等等可怕言论,听起来仿佛是座法外之国。然而我对这几乎是孤例的,被汉人区包围的伊斯兰小镇,却始终充满好奇,一定要一探究竟。终于,借着某次出差,我特意绕路到这里。
云南沙甸这个地方,自几年前头一回听说,便伴随着各种“中国的伊斯兰国”,“连政府都被‘绿’化了”,“汉人的饭馆都不准开”等等可怕言论黄儿营吧,听起来仿佛是座法外之国。然而我对这几乎是孤例的,被汉人区包围的伊斯兰小镇,却始终充满好奇,一定要一探究竟。终于,借着某次出差,我特意绕路到这里。
不得不说,在伊斯兰是个如此敏感话题的今天,孤身一人来这满街都是穆斯林的地方,还是让人有点忐忑不安。这里真的会如描述,是回民的天堂,汉人的地狱吗?
沙甸大清真寺,与保安大哥的那番对话

大清真寺危险同居人,是这座小镇毫无疑问的中心刘何娜,从镇上大部分地方,抬头就能看见它高耸的四座宣礼塔。沙甸清真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684年(康熙二十三年),而现在这座清真寺,始建于2005年,1.3亿建设资金基本来源于教民捐款,可容纳10000人做礼拜,是整个东南亚最大。
这里会对我这个汉人游客开放大门,让我尽兴参观甚至拍照吗?
“欢迎来参观,欢迎拍照!”穿制服的保安大哥,一眼就从成群做礼拜的人里认出了挎着相机,一副游客打扮的我,他亲切而礼貌的招呼让我瞬间放下了戒备。他只告诉我两条规则:1、进楼前要脱鞋;2、只能在走廊参观拍照,不能进殿内。
哦,这大哥对我不错,是因为他肯定是政府安插在这里监视回民的汉人,我心想。
当时正赶上穆斯林的晌礼,大殿中统一着白袍的教职人员(后来才知道,是当地经学院的学生)左右一字排开,而阿訇站在中间,身前则放着成堆的经文,场面无比庄严,甚至觉得肃穆得有些可怖,然而不知这是个什么仪式。

既然看不懂,索性找刚刚的保安大哥聊天,顺便请他介绍一下。然而听了他介绍才知道,他并不是我想象的“汉人监视者”,而也是当地的回民,保安只是他的职业罢了地三鲜怎么做。从过往礼拜者跟他亲切地打招呼也能看出林宝金,他们绝不是猫和老鼠的关系。
原来这里的回民也会对我们汉人这么热情啊!惊讶之余,我连连向他表达我的感激和意外。他却不以为然:“你们把我们当什么了?虽然民族和信仰不一样,但我们和你们一样,都是中国人啊,都是学着“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长大的中国人啊!”
我这才如梦初醒。是啊!为什么之前要戴着有色眼镜去看他们,难道不应该预先认为他们也是好人吗。
大哥向我抒发了许多被汉人误解的郁闷笑拥江山美男,他说:“我不上网幻想联盟,但我听说有人在网上说,我们沙甸到处都是恐怖分子,街上都是坦克,你看看嘛,哪里有?哪里有嘛!”
确实,我环视四周,不用说坦克,连警察的影子都没有,诺大一座清真寺,穿制服的人只有他一个保安。这足够说明这里的安全状是多么稳定。
他又说,整座清真寺在建造时就考虑到了方便游客,例如三座礼拜殿之间特意用宽阔的走廊隔开,就是为了让游客在走廊里参观与教徒礼拜互不干扰。沙甸人都是欢迎大家来参观的机械末日,关雪盈希望回民和汉人之间的沟通越来越多,误会越来越少。

我沿着走廊走了一圈,确实可以从各个角度近距离看到礼拜的全过程,又不会打扰到他们。
他随口说,你明天来就好了,明天是主麻日(星期五),晌礼时,附近好几个镇子的信众都会聚集到这里做礼拜,场面相当壮观。
他只是随口一说,但我已做了决定:明天再来看主麻日礼拜!

当我再来到这里的时候,昨天还是供游客随意走动的走廊,今天为了容纳八方云集的信众而都铺上了地毯。
我来得足够早,索性又跟当值的另一位保安大哥聊起来。他起初有些戒备,但当听到我说,我是为了消弭汉回之间的误会而来的时候,他一下子轻松了很多,甚至还介绍他的朋友给我认识——是昨天的白衣教职人员中的一位,曾也是经学院的学生,而现在已经是附近一座清真寺的阿訇。
盘腿坐在大殿前,我跟那位年轻的阿訇聊了很久。他戴着眼镜,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可聊起伊斯兰和古兰经美竹すず,却两眼放光,滔滔不绝。同样,当听说我希望能尽微薄之力,促进民族之间相互尊重,消除其中误会的时候,他也对我充满感谢。
一直聊到礼拜即将开始,我被礼貌地请下礼拜区(因为主麻日人太多,所以昨天的走廊也成了礼拜区)。离开前,我拍下了这温馨的一幕:

礼拜的过程,与昨日无异朱建昆,但规模要大很多。当看到密密麻麻的信徒刘花英事件,对着心中圣城的方向,虔诚地一次次俯下身子礼拜的时候,大概有一点点理解“信仰”在他们心中的重量了。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虽然我不会选择那条路,但我尊重每一个人的信仰。

沙甸和鸡街镇上的所见所闻,让谣言不攻自破
除了清真寺,这座小镇还有不少值得一去的地方。就在清真寺对面的伊斯兰艺术馆,展出了许多穆斯林的书法和绘画作品。这其中既有沙甸本地人,也有宁夏等地的回族,甚至还有这位皈依了穆斯林的汉族艺术家,他结合了阿拉伯文和汉字的书法作品让我流连了很久:

沙甸和附近的鸡街镇(相隔不过1,2公里),还有许多座造型各异的清真寺可以参观:

鸡街清真大寺,规模几乎不输沙甸大清真寺

团坡头清真寺,是一座传统中式风格的建筑

早已废弃的鸡街火车站,曾是个碧石铁路的重要一站,也是大名鼎鼎的滇越米轨的支线。在这里,我终于找到了云南此行唯一见到的百年寸轨(比米轨还要窄的铁轨)遗迹,兴奋不已。

身着传统回族服饰的女子
随意走进附近村子里一家提供餐食的院落,那是一家三代回民自己住的房子。没有菜单,我看着桌上摆的甜品,垂涎欲滴,说就来一份这个吧!

小朋友顽皮地过来摆弄起我的相机,我笑着摆手劝退他妈妈的呵斥。我说,给你拍张照片吧!他说好啊好啊!

于是相机里就留下了这位回族小朋友顽皮而有点紧张的一刻。
很多人说,沙甸是“政教合一”,全区只能吃清真,汉人连餐馆都不能开,更不用说喝酒了。给大家看,谣言是怎么不攻自破的:
汉人烧烤摊,仔细看,都是不戴头巾的汉人。地点就在鸡街清真寺对面,站在清真寺门口就能闻到烤猪肉的香气。
【解释一下鸡街和沙甸的关系:鸡街是一个镇,沙甸是行政上隶属于鸡街的三个村,包括两个回族村和一个彝族村。我们通常说的"沙甸地区"不仅包括沙甸的三个村,也包括鸡街。尽管红河州有派出一个"区公所"(为了方便少数民族管理,不是区政府)在沙甸,但行政上仍然属于鸡街镇。鸡街镇中心,离着沙甸大清真寺的距离,也就快走十几分钟。不要跟我争为什么沙甸没有汉人餐。1,我也没逛全不知道有没有;2,全是回族的地方,开汉人餐就是犯傻,等着没生意倒闭。】
见:http://www.hh.cn/sx_01/sx06/ge02/01/201511/t20151113_1181545.html
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传达落实省委书记李纪恒,省委副书记、省长陈豪到红河州及个旧调研时的指示和要求,巩固和深化沙甸地区综合整治工作,建立和完善长效管理机制,11月11日,我市召开鸡街镇、沙甸区党政班子成员座谈会。

如果你不信那摊上有猪肉,看这个,酒吧,大大方方地开着,总没错了吧。
这里的汉人和回民,至少在我看来,都是友好相处的。就像我抓拍下的这几个去上学的女生庇古效应,嬉笑着骑车驶过王的十七妖男,若不是其中有人戴着头巾而有人没有,根本不觉得有什么分别:

回味餐厅里,满满感动的一餐饭
沙甸的招牌餐厅,叫回味,一语双关。餐厅的老板也是位虔诚的信徒,他坚守教义的故事,被作为典型,写在沙甸大清真寺的宣传栏上:曾有几个汉人到他餐厅吃饭,菜点好了都端上桌了,才知道这里不能喝酒,便与店员争执起来。老板听闻此事赶来,宁肯让客人不付钱直接离开,也不愿坏店里的规矩,不可谓不虔诚。而那里还有“禁止客人点过多的菜”的规定,看似无厘头,其实蕴含着“节约第一,赚钱第二”的思想簪缨世族。

如今,为避免之前的误会,“禁止饮酒”已被写在醒目的位置。

这里同样没有菜单,只能去原料柜看着点菜。服务员推荐了酱牛肉,却说不清是18还是20块。而炒素菜和她推荐的花生汤的价格,她也说不清。难道看我是汉人,想蒙骗我?!索性不问价格了,看你们能黑到哪里,大不了去曝光你们!我心想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别说爱情苦。
不得不说,那盘酱牛肉,味道鲜美,口感独特,特别是肉冻的部分真是回味无穷阿信蛋蛋妹。如果这牛肉只要20,剩下的素菜和汤就算贵点,也忍了,况且那两道菜也真的很好吃!
吃完结账,原来牛肉不是20,而是18。更令人惊讶的是素菜和汤的价格——各只要4块钱!!
如果说牛肉便宜,是因为这里地处穷乡僻壤。可素菜和汤,4块钱,不及荤菜1/4的价格,这在大家已经默认了饭馆里素菜和汤是利润率最高的菜品,只需要比荤菜便宜一点点就足够了的时候,是何其令人感动!再想想点菜时我恶意的揣测,真是令人无地自容。
写在最后
当然,猪肉依旧是我的最爱,一天也离不了;我更没法放弃自己的无神论主张,改去相信世界是安拉造的。但我还是不能不被回民的这种淳朴和虔诚所深深感动。其实,这世界上任何两个人之间都有很多不同,相比起来,我们和回民之间,关于信仰和生活习惯的不同也显得没有那么关键了。
知乎目前的主流言论依旧被穆黑所霸占,我相信其中的大多数只是没有接触过太多穆斯林,不明真相,被误导的群众。但其中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却不得不让人提防:他们打着“反穆斯林”的旗号,却干着让占中华民族主体的汉人仇视所有穆斯林的事。
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让汉人和穆斯林心生隔阂,从此隔离,让自古以来几千年都因包容而不断发展至今的中华民族,因民族仇恨而支离破碎——他们的目的,跟那些不断在穆斯林聚居区制造恐怖袭击,让当地汉人被迫迁走,使汉回交融的和平局面被打破的恐怖分子,没有区别!
的确,穆斯林中有坏人,可能确实有一些人遇到过。但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是隔壁老张老王对你不好,你只会觉得老张老王有问题。但为什么隔壁老马(穆斯林)对你不好,你就要把这锅扣到全国2000万猩球征服,全世界14亿多的无辜穆斯林头上呢?
任何民族都有败类,但也都有更多的好人,穆斯林≠恐怖分子,这话说起来简单,可想让大家改变长年以来的刻板印象,又是何其困难。
如果你愿意,就到沙甸(或是其它回民聚居区)走走,放下戒备,跟当地人聊聊天,体验一下他们的生活,或许你的想法也会改变。

免责声明:本平台内容(文字、图片、声音或录像等)的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本平台只提供分享服务,并不代表赞同内容观点。如有异议,请联系本平台小编进行删除!



随心赞赏,求主回赐您及家人


浏览 : 106
上一篇: 下一篇: